《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社論,指西方勢力堅持把劉曉波轉移到國外接受治療,是將事件政治化,他們的所謂人道主義立場是偽善。其又重申,劉是罪犯,西方政府及機構可以給予醫學建議,但必須尊重中國當局的最終決定。

誰先把事件政治化?一名愛國份子,因政治主張可能損害中共既得利益,肝癌到了末期方獲准接受醫院治療,中共明顯才是把事件政治化的始作俑者!又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有什麼大不了?國家政權根本只是手段,人民才是目的。為了維護國家政權於不墮,虐殺自己的人民,這是極端法西斯主義,比偽善的人道主義更不堪!

2014 年越南的反華示威中,有群眾高舉寫上「CHINAZI」的標語,示意中共正在納粹化。有外國評論員甚至撰文探討習近平會否成為第二個希特拉。事隔三年,劉曉波的下場和往昔的奧西茨基極之相似,兩人同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俱遭受當權者囚禁至患重病。依附在中共身上的納粹法西斯幽靈,不是越來越清晰嗎?

面對極權,劉曉波選擇用愛感化它,內心不存絲毫仇恨,結果被「慢性謀殺」。今天民主黨、公民黨、社記人力、自決派推崇「和理非」抗爭方式,希望懷著「愛與和平」坐穿牢底,迫中共就範,交出真普選。彼有信心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劉曉波麼?認真思考可行的抗爭手法及策略,實在刻不容緩。

「釋放劉曉波!」我們喊了十多年,一點作用也沒有。隨著曉波快將魂歸天國,我們該是時候改變,從根本上「不要共產黨治港」。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面書發表聲明:「我要呼籲北京當局,應該盡速讓劉曉波及其家人能夠恢復自由,讓他能夠依其意願選擇醫療的方式和地點。台灣也願意提供所有可能的協助,一切以讓劉曉波先生得到妥善的醫療照護為優先。」

儘管中華民國僅剩下 20 個邦交國,其卻承傳著文明、真正的人道主義精神,中共難望項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