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改革交到英國審議, 革新會像漏氣氣球, 完全失去目標, 只能在零星社會議題發表意見。

下一波活動, 要數到11月。

1949年11月2日, 香港工商日報, 第6版

貝納祺在他的辦公室舉行記者招待會: 「香港革新會, 最新接獲來函多封, 均為反對濫用及損害公民自由之埋怨函件。 該會有鑒於此, 乃組織「公民自由委員會」, 此委員會由貝納祺(律師), 李有璇(醫師), 馬田(會計師), 李啟輝(商人)四人組成。 其作用在調查濫用及損害公民自由之案件。 本港公民有其本身之公民自由權, 受侵害者, 或有所不滿, 可即向該委員會報告。 經該委會調查屬實, 及合於情理者, 即代向政府各有關當局投訴, 並公之大眾, 使此公民之人權得以保障。 故此委員會之作用範圍, 將賴各公民之投訴多寡而定, 必要時當邀請各有關社團共同討論。 此種委員會, 並非本會首創, 在英國亦有同樣情形。 本會希望藉此委會能與大眾多有接觸, 洞悉民隱, 且為民眾喉舌, 使公民不費金錢有發表意見之機會。

本會最近另一重要事工, 即為研究中國法律及習俗問題, 此為答覆政府研究此問題之小組之請求者。 現已由胡百全律師擬定答覆, 將交本會執行委員會辦理」。

傳媒形容革新會「靜寂數月」, 貝納祺也要講一句 ‘The Reform Club of Hong Kong is far from dead ‘。

12月, 香港革新會舉行三日公開會議。

7 日主席報告會務, 提出會務大綱, 請求通過, 由大會委員發言。

會務大綱共有十三點:

1949年12月8日, China Mail, 第1版

一、 立法機構
甲、 依照革新會呈文 展
乙、 建立「港督演講」制度
二、 財政
甲、 政府預算行政費委員會會議, 向大眾及報紙公開
乙、 革新會認為增稅在所不免。 但必須常常顧及所徵稅項, 不致危及本港商務之繁榮
丙、 預算項目須較為準確, 預算之表現須改善
丁、 舉辦殖民地彩票
戊、 考慮徵收其他直接稅辦法, 特別包括人頭稅在內
三、 住屋
甲、 儘可能的實現阿巴格隆比之報告
乙、 進行大規模的建屋計劃, 以居住中下級入息人士, 此等計劃主要為自給自足, 所用土地為免費官地
丙、 訂立賣地私人契約, 優待建築住屋者
丁、 檢討現行之業主與住客條例
四、 教育
甲、 居住本港最少十年之居民, 其子女之初級教育應予一律免費
乙、 由社會福利局舉辦考試, 凡在港有職業之人, 如其子女欲享受初級教育優待學費者, 均可參加
丙、 成人教育之權利, 擴充夜學, 使與大學發生聯繫, 俾此等學生能獲得大學學位
丁、 改進工業訓練及高級教育便利
戊、 一般的檢討教育政策
五、 醫務
甲、 在人口稠密之區, 增設醫療所
乙、 設效外流動醫療所 (要有醫生隨行)
丙、 設鄉村議局 (要有合格之藥劑師)
丁、 增設醫院, 如兒童醫院, 肺癆病院等
戊、 對私立醫院及療養院予以充份的監督
六、 福利
甲、 設立文化機關, 如公共圖書館, 藝術館, 博物館, 大會堂
乙、 增加社會福利局及認可慈善機關之津貼費, 政府常有權監督, 如發覺有不善之處, 可中止其津貼費
丙、 支持軍人福利機構
七、 防衛
甲、 經常維持本港充份之防衛力及安全措拖, 一切用於防衛上款項, 應使用得當, 對於現行之任何組織, 如有較佳之其他機構, 則切勿猶豫而加以解散
乙、 反對減省有關防衛上之福利, 教育, 醫務, 及同類之事務認為重要及不可少之部份
丙、 給予本港駐軍特別現金津貼
八、 公共事業
甲、 如屬可行, 增發牌照或經營權, 藉私人企業之健全商業競爭, 而確保市民之最佳服務
乙、 劃一同一事業之經營權條例
丙、 為公共利益計, 取消專利, 不論其在於私人手中或政府手中
丁、 立法限制一切公共事業之利潤數目, 但效率增高者, 當准其有合理利益及酬勞
九、 生活費
甲、 一切必需品, 規定最高價格
乙、 鼓勵合作計劃
十、 農業及漁業
甲、 鼓勵及協助農人, 增加農產之質與量, 方法係施行大量施肥計劃, 肥田則以貸借方式發給
乙、 使用漁船隊發展漁業成為一大工業
丙、 檢討現行之分區調度, 及修改與改組街場計劃
十一、 其他工業
甲、 協助及讓予, 以廣泛的推進工業生產之質與量
乙、 對新工業於某一時期予以免稅
丙、 設立一新機構, 使產品準備化
十二、 賠償損失
甲、 重訂現行本港之賠償損失政策, 特別是關係私人方面之要求
十三、 普通
甲、 政府各機關如有被指有貪污者, 加以詳細調查
乙、 嚴格限制政府之支消
丙、 擴大委員會之建議, 儘可能應僱用本地人員
丁、 工務局多僱用技術人員
戊、 指定非官守立法議員為政府機關首長 (至少兩機關)
己、 另任非官守議員至少二人為行政局委員
庚、 成立人權委員會, 由政府負擔財政, 而不為政府操縱
辛、 擴展對窮苦訴訟者之協助

主席貝納祺致詞, 提出上述會務大綱一項, 請大會考慮, 謂「革新會自本年四月舉行公開會議後, 到今始再開會, 該會之第一個目的, 可謂已告成功。 因該會主張修改立法局之組織, 其後立法局議員, 亦自行表示有此需要, 故革新會可認為已有良好影響。 就提倡人權發揮後, 該會雖反對楊慕琦計劃, 但相信政府必能履行其諾言於1950年舉行選舉, 吾人應信賴政府。 至於渠現時提出之會議大綱, 係準備將來大選時之一種措拖云」。

之後胡百全發言, 支持貝納祺之提案, 稱本港居民複雜, 意見難獲一致, 但就一般而言, 該提案可稱滿意。 就港府應多僱用香港土生公務員獲得選舉權, 並有發言權諸點, 多所發揮。

7月辭去主席職位, 但尚留在革新會的羅士比, 擬請將提案交由小組委員會審查, 貝納祺解釋,「如有人欲修正該提案者, 須用書面提出, 俾在下次會議時提出討論。

李有璇醫生主張多設醫院, 診療所及新界流動診療所。

馬文輝主張「港府應注意本港住屋, 教育, 改善農民生活等。 關於改進住屋問題, 應使本港居民人人有其床, 本港居民, 為店伴者以櫃架作床, 為學徒者睡在機器旁, 為僕者睡在冷巷, 而每晚睡石蓋蓆者, 不下千萬人。 除人人需有其床外, 其居室又應必有一窗門。 離此會議地點三分鐘路程後, 即伸手不辨五指之黑暗世界, 此種平民窟之情形, 緣因為其長闊尺度每為杉木作樑所限制。 闊既不能增加, 不能不向長方面發展, 致成狹長狀態。 香港寸金尺土之地價, 惟有以高樓彌補之, 此雙重限制, 遂成窒黑之平民窟。 故「每房一室」為革新房屋之次要目標, 並主張每屋有一公共水廁, 及「改建石屎樓梯」。

關於本綱領要求教育上免費小學與成人教育及職業訓練班, 香港常利用無限制入口移民之狀況, 為教育普及不能之藉口, 本綱領並非要求昨日來港之兒童得享免費教育, 但本會確有現實之根據, 堅決要求, 凡在港居留十年以上之父母, 其子女當應享免費入學之便利, 十年捐稅之負擔, 則其子女之教育, 應有充份之保障。 成人教育在英國行之有效, 更應在港試辦。

最後一點, 則為新界農業及合作社之推進, 本港糧食之不足, 年甚一年, 代甚一代, 在今日與隣人談判糧食進口狀態之下, 更須力求改進本地農產品, 提倡生產, 貸肥田料等, 更應不遺餘力, 但主要之先決條件, 剷除人為之生產障礙。 戰後菜蔬機統制計劃產於集中營, 其目的在取消「產」「消」間之剝削者, 但其結果, 只以官欄代商欄, 徒增農人負擔, 消費者亦不能食平貨, 產品來源減少, 而產方因官欄之外行及低效率, 亦未享受高價之利益, 官方錯誤疊出, 由試辦六月以至無期延長, 成為永無止境之官僚制度下之官欄。 有心之士, 多為新界之不滿人士為慮。

新界及香港之政制, 仍須待倫敦於聖誕節左右回音後, 詳細規定, 世間本無萬全之綱領, 更無萬能之委員會, 本會綱領小組經委員會接受之提案, 當非例外, 此理想與現實之折衝, 當然仍有此批革新派所不能避免之缺憾, 但仍能稱為雙方極端意見, 對香港之各種措拖共同主張。 吾人能可對某點不同意, 以為過份或不足, 但絕不能否認在香港歷史中有一少數人士獻身革新工作, 竟能開會爭辯而致協商率能一致同意, 認為來日之香港應有之革新云云」。

施露華對提案大致同意, 力言「本港應有一人權會, 此會為獨立部門, 不受政府操縱。 此會為同政府轉達民意機構, 務使政府與人民親近, 常充份使人民獲悉政府意見, 而不若現時人民與政府間有很大之距離」。

14日為第二次公開會議。

羅士比反對整個新會務大綱, 理由為該會成立之切, 已定有會章, 故不應隨時有新會務大綱, 主張應將之交回起草委員會再行審查, 並由第一屆選出之委員會再加考慮。 此提議未獲通過。

最後會議通過會務大綱, 並有以下修改:

二、財政
增加一項「收回陸軍及海軍在中環之地方, 以為民政用途, 並將收回之地皮售賣所得之款項, 設置一賣地基金, 其未售去之地皮, 撥作公用」。

五、醫務
修改丁項為「增加醫院之留置地方及門診地方, 病床則需達至若干, 門診者則以每千人計, 診治若干人。 其數字由立法者及醫務署代表商定之。

六、福利
增加一項「設備充份之市區公園及運動場」。

七、防衛
增加一項「動用賣地基金款項, 購買私家地, 在人烟稠密之區, 開設公園」。
增加一項「在本港繳募之軍隊, 如因公受傷, 予以充份恩俸, 死亡時則給予其遺族, 而不論其為在上次大戰或以後傷亡者」。

八、公共事業
修改丙項為「為公共利益起見, 取消專利, 或限制其利潤, 不論該項專利事案係由私人或在政府手中者」。

九、生活費
增加一項「為使現代行政有效計, 宜設下列三種生活指數: 一, 生活費指數。 二, 零售物價指數。 三, 批發物價指數。

十三、普通
修改甲項為「公開充份調查被指有貪污之政府機關(如有的話), 此項調查應由一委員會主持, 該會包括有私人商業及(或)私人職業之代表」。

16日第三次會議, 會務大綱再作修改, 然後通過:

哈路布魯斯(Harold Bruce)主張徵收人頭稅提案, 改為徵收每年換轉人口身份證印花稅, 或改徵入境稅, 此修正案獲得通過。 施露華認為徵收人口身份證, 可使持證人感覺有居民責任心, 以本港繳納直接稅者祇有五至六萬人, 故此稅亦適合。 入境稅非新稅, 菲律賓已實行。 現每日入口者, 有七八千人, 則徵入境稅可獲大筆稅收。 此兩種稅可用作本會所主張改革本港行政之經費, 而無須增加現行之所得稅。 馬文輝卻反對, 認為以本港地理上關係, 密遍中國, 難以實施此稅, 使倚靠此自由港經商之人, 大感困惑, 此外又有家族聯繫問題, 他動議撤銷, 惜未獲通過。
貝納祺為革新會始創年1949年閉幕致詞, 「大會通過之會務大綱, 將成為香港市民之航燈, 最低限度亦為吾人所努力工作之偉大具體基礎, 他又說出三個願望: 努力招新會員入會, 舉行選舉大會委員, 及為在本港民選時參加競選, 並希望在港各區成立分會, 包括新界在內。 希望大會所通過之大綱, 將成為香港政府之行政大綱」。

以下採用香港革新會對1949年的回顧, 作為本文結尾。

香港革新會1949-1974年慶祝廿五週年銀禧紀念會慶特刊, 來源 香港大學孔安道紀念圖書館

香港革新會1949-1974年慶祝廿五週年銀禧紀念會慶特刊, 來源: 香港大學孔安道紀念圖書館

(此文亦見於10th Anniversary 1949-1959 (十週年會報), 香港革新會)

「一九四九年」

時維一九四九年, 本會公開活動, 雖未有如何推廣, 惟吾人未嘗閒情, 香港革新會處於沉靜及謙虛之情況下, 建立其基石, 受到各界注意作為一個為香港社會服務之團體, 吾人在或進或退, 或受阻撓或受鼓勵之環境中, 獲得進展, 吾人又似在迷途中, 踏磡尋求每一條通達改進社會環境之道路。

革新會曾建議監察及稽查預算條, 並予調整分配, 以利社會大眾, 政府原徵所得稅率百份之十五, 卒定為現行之百份十二, 本會可認稱為發動反領導該次釐定較輕稅率之得力份子。

吾人倡領改革政制, 但政府未踐諾言, 批准期待已久之選民組織法, 本港被指訴為民情冷淡, 缺乏爭取公民權利精神, 過於自負, 及有欠缺之社會惟是吾人所獲得之真誠合作及關懷程度, 盡破此等誣捏。

本會曾擬進見當時訪港之英國要員史德拉治先生, 惟軍事當局及政府方面, 互作屈強卸責態度, 不允代作安排, 政府方面表示對於史氏之訪港, 卸責於軍部, 而軍部卻又反提議要向政府為安排晉見史氏! 本會對於軍部及政府當局之不合作態度, 極為氣餒。

其後本會又曾與英廷大員潘頓爵士聚會, 討論各項事務, 結果一無所得, 本港所需要者, 未受了解, 亦未蒙認識, 吾人僉以為政府當局, 早應多將本港需要實情, 向英廷方面稟報。」

五十年代, 即將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