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報導說:隨著香港被殖民20周年,共產黨大規模慶祝活動展開,自我讚美和繼續許諾一國兩制的聲音不絕於耳,聽得都令人厭煩了,似乎一國兩制在香港真的實行得很好,很成功。

一件好事取得成功,特別是極大成功,人們會讚美,主導成功者會強調其成功外更會承諾保證繼續成功,以收買人心。可是有另一種情況,一件壞事完滿地做成了,統治者為防止被統治的人民作反,於是統治者歌功頌德其成功,並歪曲說成對人民有利、也是人民爭取到的成功。香港被共產黨殖民20年的所謂一國兩制,正是這情況。

現在香港的一國兩制,與香港人初始的共識變成另類:被共產黨變形走樣變質成毒,它不斷侵蝕香港人既有的自由,剝奪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權利,單是人大落閘就堵死了香港人民主之路;現在更狂妄到干預香港參選人名單。

自由民主與極權統治是天然矛盾。不論香港人還是北京一黨專政極權統治者都沒有能力改變:兩制是零和遊戲,要麼極權亡,要麼民主滅。有一黨專政制就沒有香港自由制,所以,一國兩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出現一國兩制是人類政治史的怪異現像、是暫時現象、是政治規律的例外!

香港的自由、加上可以創建自由民主的制度,與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極權制度是兩個不能並存的制度。理由是自由和民主的客觀效果:必然會向大陸被壓迫、被侵犯、被剝奪、失去了自由權利和民主政治權力的大陸人民散播、傳染;也就是喚醒大陸人民造共產黨的反、建立一個世界絕大多數人民和國家實行的自由民主制度。從這裡我們清楚無誤地看到香港的存在本身就是中國共產黨死亡的源頭、動力。極權制與自由制不能在同一國存在,特別是地方的自由制不可能在極權的一國統治下存在!一黨專政必定要向香港的自由制進攻,直到香港自由一制被消滅方止;當然更可能的是共產大陸一黨專政崩塌並轉向香港自由一制而與香港同類而止。

說了這些間單理由,香港人應該明白,共產黨必須要消滅自己無可奈何搞出來的一國兩制中的香港一制;他們說甚麼尊重維護香港一制都是騙人的鬼話!有時政評論者說得極之有理:「鄧小平為了應對英國要求保留對香港的治權,提出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許諾,其實,這完全是騙人的,一國兩制只不過是中共的權宜之計,處於一種極不穩定的狀態,只能是香港逐步向大陸的專制體制轉化,20年的實踐完全證明了這一點。」

人們應該留意到了,共產黨管港權官新近不斷強調的一國是主、兩制是從;共產治港的權力是實質的;香港沒有主權也沒有治權,權在共產黨手裡,共產黨給多少你香港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這些話都是真實的,這些話的核心目的是消滅香港原有的自由制度、堵死香港爭民主建民主之路。

這是共產黨力圖消滅香港自由和創建民主一制的鐵一般事實。

零和遊戲有遊戲規律:在階段性的戰役中,專制可能贏,但在長期的戰略中專制必敗;民主可以失敗十次百次不會息滅,但是專制,尤其是極權統治只要一次失敗就永無翻身之日;所謂蘇聯社會主義陣營滅亡是鐵證。共產黨滅亡不但是共產黨之外人的判斷,也是共產黨自認:全世界自由民主政權都沒有維穩這一回事,偏偏大言炎炎說有自信的共產黨要全力維穩。要維穩就是證明共產黨可能失權、害怕失權,對自己控權能力沒有自信;對共產黨來說,失權等同於政治死亡。
只有對自己的政權穩定、統治能力沒有自信,才要維穩。

在這裡我想插說題外話:多數香港人願意「回歸祖國」還是回到20年前那樣做英殖民地的香港人?

我的主觀判斷是可能一半對一半,或者向後看的人更多一些。這個問題嚴重地刺痛了土共港共五毛御文人的玻璃心。不值錢的賣國賊帽子隨時會被扣上頭。
稍安毋躁。口說無憑,來個全港公投由香港人投票表態決定好嗎?

不敢相信人民又要強行代表人民、強姦民意,是共產黨獨有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