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 革新會向港督葛量洪提交政制改革建議。

1949年6月23日, China Mail, 第3版

該建議書內容如下:

  • 應將本港立法局重新組織及予以擴大, 並以臨時立法局性質在最短期間召開, 暫行期限規定為由十二個月至十八個月
  • 重組及擴大立法局之人數, 乃根據蘭度立法議員之提議, 即以非官職員佔多數, 增加二名, 其比率為十一對九
  • 非官議員十一名, 包括: 英國人五名, 英籍之葡萄牙人一名, 英籍之中國人五名
  • 暫行計劃之十一名非官議員, 其中三名應由港督委出, 八名由聯合選舉人提出。 選舉人為一, 英籍人及二, 香港公民
  • 英籍人士, 必須在未舉行選舉之日起以前一連十二個月, 居留於本港者, 方有選舉投票權
  • 香港公民, 必須登記, 其資格為, 一, 該公民必須在登記日期前, 在港居留最少五年(並不包括日佔期), 又在五年期內暫時離港之時間並不扣除, 二, 在未登記前, 香港公民必須簽立一張志願書, 表明其願意登記為一香港公民, 並表明其承諾支持英國殖民地香港之一切利益, 作為其最高無上之重要任務, 同時並表明其願意為保護香港之安全而參加港府所需要徵募之任何服役, 此後, 該公民即可領得一張香港公民證, 具有如下各種權利
  • 為求適應臨時立法局之選舉目的起見, 香港公民之登記, 在全部計劃實施一個月後, 即將截止, 惟是在最後之擴大立法局實現以前十二個月, 仍可繼續登記
  • 在臨時性之時期完結後, 最後之擴大立法局, 即將實現, 惟是全部非官議員此時即須由選舉法產生, 以之代替委任者, 當然港督有緊急權力拒絕任何被選之代表
  • 凡領有香港公民證者可有如下各種權利: 甲: 在領得公民證後十二個月, 有權申請加入英籍, 乙: 公民之兒女有接受教育之權利, 丙: 在租務訴訟之糾紛中, 有優待權, 丁: 任何其他通常公民應有之權利
  • 在上述之臨時立法局保護下, 成立一經予改進之市政局

建議書指出, 上述計劃如蒙批准, 則本港公民不特有一現代民主原則之政府, 抑且令到本港公民得以由此感覺其「屬於」本殖民地, 而成為構成本港骨幹之一員, 持據香港公民登記冊籍, 本港即有一大群忠誠之真正公民, 以香港之利益與安全為其最高無上之利益云。

翌日22日, 立法局討論政制改革問題, 羅文錦基於4月27 日蘭道的建議, 提出撤銷楊慕琦市政局組織計劃及擴大立法局組織議案, 首讀通過, 香港政制交由殖民地部決定。 革新會誤以為政府接納羅文錦提案, 會議臨時散場。

1949-06-23, 香港工商日報, 第5版

1949年6月23日, 大公報, 第4版

港督葛量洪在方案表決通過後稱,「政府對於採行楊慕琦計劃, 抑或採行各非官議員所建議之替代方案, 未能即行予以決定, 蓋一切尚有待於殖民地部作最後之決定。 本人決將非官議員提議之方案, 附各非官議員所發表之演說, 加上本人之評註, 另附報紙所載各界對此問題之意見, 彙呈殖民地部大臣, 請求批示, 俾作最後決定。 綜合各方面之意見, 楊慕琦計劃, 先行設立市政局, 然後改組立法局, 非官議員今日之提案, 程序適告相反, 先行擴大立法局組織, 然後循序發現組織市政局。 楊慕琦計劃之立法局非官議員人數共八名, 由各指定社團提名, 故無公民投票之問題, 目前之提案, 新立法局非官人數增至十一名, 其中一部份由人民投票選舉, 而選民資格限於英籍人民, 因一切須由殖民地部決定, 政府決將所有意見呈報殖民地部, 希望能於迅速期內有所批覆。 英籍人民投票選舉, 曾就非官議員之演詞, 某非官議員『談論時反對之, 投票時贊成之, 實不知其究何所欲』」。

1949年6月23日, 香港工商日報, 第5版

羅文錦致辭:「今日提交本局討論之提案, 與蘭道先生於本年4月27日代表本局非官議員所提出者相同, 僅提案之第二段略有修改而已。 此項修改為新立法局議員共十七名, 而非原提案之二十名, 將原提案之官守議員名額由九名減至六名(包括總督在內), 徇本局各位非官議員之請求, 余謹提議通過。

本年4月27日之預先通知, 將提出此議案, 其目的係在於盡量從本港居民方面聽取其對下列兩點之意見, 其一為彼等願意撤銷楊慕琦計劃, 其二為彼等願否採取代替辦法, 循本提案所指示之路線, 實行改組立法局。 本港居民對此兩點之意向, 究如何耶? 余承認余對此重要問題, 實難提出一確實無訛之答案。 香港國際婦女已表示該會支持『蘭道提案』。 若使華商總會, 九龍華商會, 及九龍居民協會, 皆為具有深長歷史之有名團體, 所表示之意見, 並非完全自相矛盾, 彼等對上列兩點中之任何一點, 意見並不一致。

最近成立之兩個革新會, 香港革新會及華人革新會, 情形亦屬如此。 余欲在此作一次過澄清事實上所不應有之誤解。 不知如何, 竟有傳各該組織和革新會等遭受官方及非官方之『有勢力者』阻撓, 並請願意加入為會員之人士, 若非有戒懼於心而不敢參加, 各該組織之會員人數當必大為增加。 余說明此為絕對荒謬之謠言。 余更進一步說明, 該項傳說係絕無根據者。 任何作為民眾對公益事務發表意見機構之團體, 一如各該組織者, 皆受歡迎。 發起組織及參加該兩革新會之人士所表示之為公精神, 誠屬可靠……」

7月盛夏, 內亂和沉寂降臨革新會。

1949年7月5日, China Mail, 第5版

一場正常不過的法律界聚會。

一星期後, 一名署名為M.M., 自稱革新會會員的讀者, 於<<德臣西報>>投稿, 痛斥革新會的行為手段, 責難革新會自詡民主, 在包括立法局改革及向港督呈交政制建議的議題上, 均無召開大會徵詢會員意見。 他更質疑律政專員有違法律界不干涉政治的傳統做法, 推薦羅士比成為立法局議員。 羅士比身為革新會主席, 多次要求立法局議員必須經由選舉產生, 他對此事卻沉默不語, 而該會又沒有公開聲明, 不禁令人懷疑種種激烈措辭純屬虛偽, 只是博取焦點, 和在立法局真的進行改革時, 站在有利一方。 幾日後, 另一名W.的讀者, 指出革新會召開不下四次會議, 質疑M.M. 是否真正會員, 說其應出來提供知識意見, 並呼籲革新會澄清有關指控。

7月下旬, 基於不明理由, 羅士比辭去革新會主席職位。

1949年7月27日, China Mail, 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