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會第三次公開會議, 將討論1949/50年度預算案, 時間定於3月28日下午5時30分, 地點為香港大酒店天台花園。

3月30及31日, 立法局辯論財政預算案, 增加稅收, 政府發債及公務員規模議題成為爭論焦點。

1949年3月31日, 香港工商日報, 第5版

革新會對財政預算案, 以「冷血」(cold-blooded)兩字形容之。

1949年3月29日, 華僑日報, 第7版

註冊會計師及革新會司庫馬田詳細解釋預算案內容, 筆者依照新聞報導, 製作下列財政預算案統計:

馬田提出以下評論:

– 九廣鐵路載客量創出歷史新高, 盈利未如理想, 計算修複鐵貸款利息後, 所剩無幾, 若加上其他如養老金等開支, 則可能由盈轉虧。
– 戰爭結束四年, 拍賣日本遺留資產賠償戰爭損失進度緩慢

李美度士(另一名李美度士, Fernando Eduardo D’Almada Remedios, 葡裔商人, 1943年擔任西洋會所Club Lusitano主席)的發言甚為辛辣, 指政府只顧自身需要, 完全漠視市民生活困苦, 拒絕建設對大眾有益的設施。

The 1949-1950 Budget is a “cold-blooded” one in the sense that it makes provision for every conceivable Government need, but relegates to the limbo of the forgotten poor tax-payer, who is still left on his own beam-end where public amentities and his recreational facilities are concerned。 We should have less reason to grouse if taxation has been raised to produce another $20,000,000 or $30,000,000 which could be devoted to the building of a City Hall, etc etc。 But no, we are to feel as the unwanted child。

– 薪酬達到八千萬元(45%)是個沉重負擔, 當時經濟尚算繁榮還能承受, 然而世界面臨通縮的大衰退徵兆, 應該及時發出警告, 市民對政府邀請的效率專家有所要求, 回饋本地的政府服務對經濟最為裨益。
– 工務局獲三千五百萬元撥款有其需要, 但也要提出聲音切忌浪費舖張, 提供公務員宿舍, 乃避免公職人員因居住環境問題拖累執勤效率, 但他們不能奢望優越設施。 街道公路等基礎建設, 耗費百萬元計資金, 根據需要程度而趕先修理, 非為特權階級提前修理。
– 警政支出達到二千七百萬元, 戰後表現優良, 代價稍嫌高昂, 部隊還要面對異常情況, 祈求平靜時光長久, 將支出下降至合理水平。
– 香港擁有二百萬人口, 二千三百萬教育及二千一百萬醫療經費並未足夠。
– 九廣鐵路載客量創出新高, 不是服務質素提升, 而是偶然海路交通限制及中國政治局勢動盪的結果, 預計今年鐵路營運虧損, 需要調查票價是否過低, 還是交通系統超出負荷, 作為世界最昂貴鐵路之一, 必須作出反應。

香港政府財政可謂捉襟見肘, 大家希望的平靜時光沒有出現, 半年後中國共產黨於中國內戰徹底勝利, 風雨飄搖的葛量洪政府, 等待著更加險惡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