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分崩離析的本土運動,個人應何去何從

由上年選舉,直到今時今日,相信本土派中人都不好過。由梁天琦被剝奪參選立法會議員資格,到熱普城選舉聯盟失利,再到後來的清算事件,乃至熱城和普分家,大家消耗了大量心血和精力。有不少朋友受不了連串打擊而變得心灰意冷,亦有不少中堅份子黯然離場。面對目前的政治局勢,與其談論不同的政治理論,倒不如問問自己,我能夠做些什甚麼。

承認自己的愚昧

常言道,政治令很多愚昧的人覺得自己很有智慧。古代的封建政治,主要由士大夫階層和皇室代理政治事務。到了現今的民主社會,變成由人民選出代議士來代理政治。兩種政體看似不同,但核心卻沒有分別,兩種政體都是由代理人代理政治事務,只不過選拔方式不同。不論是獨裁、寡頭還是民主社會,都不可能由所有人以同等程度參與政治。原因很簡單,因為人人資質不同,人人才能不同,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從政。不懂歷史、經濟、金融等等背景知識,都不足以從政。

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近年香港的全民覺醒,只是一個漂亮的口號。政治雖然是眾人之事,但只有少數人具有洞察力,只有一小撮人有政治才能。所謂全民覺醒,只不過是大家都關心一下時事,最理想也不過是由一些沒有政治才能的人去選出有政治才能做代議士,僅此而已。大家關心時事,只不過是基本公民責任。做到基本公民責任,並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講得直接一點,就算你關心時事,你亦不過是一個愚昧的人。

所謂全民覺醒,就是令一些做到基本公民責任的人,自以為是精神上的貴族。而這類無知的人,佔了年青人的九成。而這九成人,恃著言論自由高談闊論,從而排擠有真知灼見的一成人。而這一成人,往往在發表言論後,就發現閉嘴收聲更好,因為他們的聲音,只會淹沒於資訊的洪流中。連算聲嘶力竭,都得不到另外九成人的重視。

天生我才必有用

由於天生智力上的差距,注定九成人都不能從政,甚至連談論政治都很勉強。罵一下土共,罵一下本民青政狗,罵一下熱狗,痛罵自己眼中的政敵這種事情誰不會做?這樣對社會又有多大益處?看到這裏,如果你不服氣是正常的,沒有多少人願意承認自己的愚昧。單論政治,人才不多;假如不限政治,這個社會的人才還是不少。

談到政治理想,有些人想香港獨立,有些人想城邦建國。大家不妨想想,你為何想香港獨立建國?我心目中的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因為香港人要保留原有的生活模式。所謂生活模式,不只是優秀的政制,更是優秀的文化。香港人引以為傲的,不是人均GDP排世界第幾位,而我們自身的文化。不論是廣東話正體字,還是港產片、粵語流行曲、網絡小說,甚至是儒釋道的共融,所有一切通通都是香港的特色。假如失去了這些文化,失去了這些特色,香港政治就算再前衛,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我說九成年青人都愚昧,我不是說他們全都是廢物。他們的愚昧,在於他們因為全民覺醒而沾沾自喜,從而局限自己於政治中。所謂談論政治,只不過談論一些常識,更有甚者,就落入清算的無限輪迴中,永不超生。城邦派不論城邦論,更不懂陳雲的語文理論,只配做陳雲的不肖弟子。其他泛本土派中人,亦是一般的不學無術,肆意攻擊華夏文化,任由香港全盤西化。本來應該只有少數人參與和討論的政治變成人人追求的潮物,最缺人才的音樂文學等藝術越發乏人問津。

擺脫全民覺醒的枷鎖,脫離清算的永續輪迴,方能脫胎換骨,重新做人。承認自身對政治的無知,發掘自己的興趣,才是真正的本土派。政治只是一個手段,最主要的目的是捍衛自身的文化。既然自己對政治如此無知,何不試試其他範疇?與其坐井觀天,倒不如爬上井口看看這個世界。不再局限於政治,才知道天高地厚。這個世界本是多姿多彩,但凡音樂、電影、文學、宗教、學術,都足以窮一生精力去探究。我相信本土派不少人都有才能創作或研究,只不過他們囿於見識而不自知而已。

不是一定要你去從事創作,假如有才華,從事創作也未嘗不可。不一定要創作,最基本就是關心香港的文化。雙黃內閧大家食花生食得很高興,講到粵語流行曲就說「香港樂壇已死」,講到港產片就說「港產片有乜好睇」。一個講政治花生的帖子可以有上千個讚,百個分享;但是由香港人創作的小說和音樂等等,又有多少回響?試問以這種態度,香港焉能不亡。當香港的文化消失,就算最終獨立建國,香港到時也變臭港。多讀文學、多聽音樂、多看電影、多點關心香港的文化,努力提升自己的品味,這才是身為一個本土派中人的本份,我相信大家有能力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