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末期肝癌病情惡化,好友皆悲觀表示:「我們可能要失去曉波了。」為爭取中共實現民主自由,弄得一輩子身陷囹圄,與愛妻分隔,最後還要受疾病煎熬而求醫不得。愛國者下場如此悲慘,試問香港年青一代怎樣會對大陸有好感?

劉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而被中共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 11 年。《憲章》的內容為何?是不是激烈得中共不可接受呢?不然。

《憲章》提出 19 點基本主張,其中分權制衡、司法獨立、人權保障、結社 / 集會 / 言論 / 宗教自由、公民教育、財產保護、社會保障,都是往昔孫中山、胡適、梁啓超、嚴復曾經提出過的訴求。唯修改憲法、聯邦共和、轉型正義略嫌有動搖中共管治的可能,但簽署《憲章》者全屬高等知識分子,筆桿子無法取代槍桿子出政權,中共嚴打無疑是虛怯、過慮。

1945 年 7 月,中國民主同盟常委黃炎培一度接受中共邀請,從重慶飛抵延安,與毛澤東會面。黃炎培問:「如何改變『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周期律?」毛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律。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此番對談後來被稱為「窯洞對」。

又毛澤東少年時曾支持湖南獨立運動,且答英國路透社記者甘貝爾:「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們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將保證國家的獨立、團結、統一以及與各民主強國的合作。」

祖師爺的見解根本與《憲章》無抵觸,甚至比之激進!中共卻把劉判囚,不許他親身領取諾貝爾和平獎,更於他肝癌末期才批准保外就醫,難怪王丹批評中共「慢性謀殺」劉。

香港有一群人始終堅持自己的「中國人」身份,深信「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會有民主」,要推動中共民主化。尋求體制內自我完善?下場就會如劉曉波般悲慘!看到了沒有?

真心誠意去愛國,是沒有好回報的。愛國一定要愛得聰明,將子女送往外國定居留學,把財產全部轉移,手持英美澳紐護照保平安……劉曉波?忘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