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有高官嘅細佬妹係FB爆大鑊。佢地話自己做緊高官嘅阿哥,企圖用自己嘅職權推翻父親嘅遺囑,想要搶走父親生前故居。細佬妹甚至聲稱大嫂係父親逝世果刻,偷走父親遺物,又聲稱自己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如果件事發生係香港,社會會有咩野反應?

我諗傳媒追擊唔會少,跟手就會有示威遊行,立法會又會進行緊急質詢。然後網上網下KOL發功,黃毓民怒髮衝冠,破口大罵;蕭若元批死高官必定落台,但係俾網民叫佢出少句聲當幫忙;李慧玲又淚灑錄音室,話香港法治再次失守;學聯同公私立總共十四間大學嘅學生會發出粵、漢、英三文聲明讉責;陳浩天搞「赤禍害港 高官濫權」研討會。總之,群情洶湧,無番一頭半個月都唔會平靜。

但係現實之中,上述指控發生係新加坡。大約一個月之前開始,總理李顯龍嘅細佬妹係FB指控李顯龍運用影響力,企圖推翻李光耀希望拆走故居嘅遺願。事件由所謂嘅「海外傳媒」《南華早報》跟進,到咗依個禮拜終於係國會召開聽證會。執筆之時,反對派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中一位委任議員郭曉韵嘅發言,點擊率超過五萬次,超過李顯龍自白嘅點擊率。

(按:新加坡國會長期由人民力量黨大勝,一度反對黨全無議席,連基本動議同和議都唔夠票。所以政府設有非選區議員同委任議員,可以發言議政,但表決權力受限。郭曉韵就係依類無政黨背景嘅委任議員。)

但係香港人聽郭議員嘅發言,或者會覺得只係淺黃到接近無顏色嘅溫和發言。加上新加坡示威需警方同意,大型反政府示威勢難進行。而且觀乎網上評論,唔少都覺得李家弟妹只係搞事,將私事無限放大,甚至覺得國會聽證會係浪費公帑。或者,「埋頭苦幹謀發展」就係亞洲諸國文化嘅最大公約數。

一次政治事件,就睇到香港同新加坡嘅分別。到左今時今日,香港記者仲夠膽兜口兜臉問人「幾時釋放劉曉波」。極高層訪港,唔去理貴客演講嘅微言大義,反而集中講水馬封埠。連番收購,打擊對手,終於等到蘋果縮小經營規模,但係新興嘅通訊社同網媒又靠課金逐漸札根,打極都打唔哂。

係某類人眼中,香港人絕對係唔講「文明話」嘅刁民。但係就係因為香港有一群刁民,先至勉強維持到今日嘅局面。近一兩年,時不時都有朋友話想移民新加坡,如果係不滿香港行政效率低落,政策落實緩慢,我可以理解。但如果係因為覺得香港多元受限,就真係又一face palm moment 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