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死狗烹,是中國人的傳統,二十三條立法之後,必定會有很多愛國團體消失,因為有了二十三條,也不需要這個龐大的政治機器。甚至會像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一樣,達到政治目的之後就派解放軍把他們射殺。

看過水滸傳的人也知道,那些梁山土匪雖然為朝廷賣命,可是被利用完之後,也落得悲慘的下場。招安派的宋江也是被賜毒酒而死,死時還要拉個李逵陪葬。可是中國人的愚蠢,是刻在DNA之上,我們也許可以提名他們去達爾文進化獎,這樣也能豹死留皮。

中國歷史上, 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事很多,說的話也是浪費口水。二十三條立法與否,何時立法,都不是問題,因為現階段來看,法是一定會立的。只是之前的特首不想在自己的任期搞這件麻煩事,畢竟都是打份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得過且過。

基本上,二十三條是個三煞位,搞者仆街。就像當年劉少奇接任國家主席一樣,天不時,地不利,就算你是三頭六臂,一個打十個。都要搞到頭破血流,方可成事。成事之後,還要犧牲一下,平息民怨。立不立法,不是問題,問題是誰去犧牲,去完成這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