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拜讀陳紹銘的文章<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發覺其論點有誤,遂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總有多少念舊癮,分手的情人、生疏的舊友。已經失去無法回頭的事,總是回味無窮,覺得以前總比現在好。
回憶都是經過美化的產物,那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英治時期的政治手碗、就連填鴨式教育都有人吹棒。
過去真好,說穿了不過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改變是種選擇,如果過去真的比較好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
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很好嗎?是很好的話,你不妨關掉冷氣,丟掉智能電話天天出海捕魚去。
我們都不會選擇回到過去,或許偶爾唏噓一下,然後繼續活在現在。
領匯(現在好像改了叫領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
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
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
說笑的吧?你真的希望生活在這種地方嗎?現實你只是選擇活在可以嘆著pacific coffee的高級商場裡,偶爾到鄉間享受一點人情味,和享受一杯咖啡沒有分別。

這就是我們。口裡嚷著人情味,身體卻誠實地享受著發展之下的好處,連鎖店之下的便宜。
我們念舊不是真的想要回到舊時,說到底我們不過是充滿慾望的生物,亦正因為這份慾望驅使文明進化至今。
然後也許有一天,人們會圍坐在這個有免費Wi-Fi,清潔地板,舒適而寧靜的冷氣的商場內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傷感唏噓地緬懷過去。但是大家都想這樣向前走,這多棒呢!
這種一邊念舊一邊向前走的,不正是名為人類的生物嗎?

念舊和回到過去,是有分別的。前者多少還有點理智。
而懂得將「偶爾念舊」與「總嚷著要回到過去並幻想著一切只要回到以前問題就會消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極端復古主義」分別開來,
叫做成熟。come on james,成熟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