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伯勒-羅絲模型(Kubler-Ross Model;下文為 KR Model)係心理學模型,描述人類處理傷痛或者災害嘅五個心理階段。作為正統學術,模型準確度仍有爭議。但係美國流行文化,卻俾電視電抽水抽到街知巷聞。例如《Simpsons》嘅依一段

依三日嘅政治新聞,見到某人盛讚梁特,依幾年嘅高壓政策來自何方,應該再無懸念。佢係鏡頭面前享受靠封埠而搭建嘅君臨天下幻像,更顯示出大家嘅心態相距之遠。筆者年齡層之中,其實有好一部份都係極淺黃支持者,依幾日就突然抑鬱。反而筆者一類,見到依三日嘅鬧劇,雖則一樣反對,但係並無特別感覺。有客戶嘅辦公室係正封埠嘅正中心,佢將每月例會改成電話會議,變成尋日可以著褲番工,反而有放颱風假果種「攞左少少著數」嘅快感。

除左最後生一輩嘅天然獨之外,其實每一個年齡較大(80後前段或之前)嘅香港人,都以中國人心態長大,所以總要自己嘅中國心死左,先會真正支持深黃路線。要殺死中國心,最核心嘅就明白我哋心目中嘅中華文化,早已經同深圳河以北嘅中華文化各自演化成融合唔到嘅兩個體系。但係要達到依層認知,就正正會經歷KR Model嘅五個階段:

否認:中國人唔一定係咁賤。賤嘅只係共產黨嘅洗腦教育啫。(民主大中華論)
憤怒:強國人就係賤!我要鬧臭佢。(2010年蝗蟲論)
討價還價:不如我哋係承認自己係中國人之下,繼續番香港原有價值。(淺黃淺藍,同埋某種形態嘅城邦論)
抑鬱:中國人係咁架啦,下世投胎記得唔好填中國人做頭三志願。(當下淺黃心態)
接受:我真係唔係中國人喎。

尋晚係酒吧,就有兩個2016年都仲係投民主黨果種淺黃朋友,聽到我將各派系心態砌入KR Model之後,靜左好幾分鐘,認真思考。當然,接受自己唔係中國人之後,可以做被殖民嘅順民,或者搞移民,而唔一定變成深黃人仕。但係依三者之間並無理論衝突,只係fight or flight 嘅選擇,客觀形勢有變,比例自然會變。所以係漫長嘅等待期間,幫助更多身邊人走完KR Model嘅幾個階段,或者就係現階段最需要嘅長期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