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慘遭中共政權殖民已達二十年,社會制度禮崩樂壞,表態政治橫行。要將香港拯救於水深火熱中,必須以香港利益出發,以香港作為本位,為香港人爭取應有的利益。
本系列的文章,將會探討本土派應如何為香港人爭取利益。現時的本土派的整體能力嚴重不足,不能抗衡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為首的港共政權。因此,本人希望略盡綿力,提出一套有效爭取本土權益的方法。

首先,「本土派」的定義眾說紛紜,不少人認為「自決派」也是「本土派」,亦有人認為「熱血公民」是「本土派」,更有保皇派人士自稱自己為「真本土」。因此,「本土派」的定義必須先釐清。

依我所見,定義為「本土派」的,應該是「以香港利益為先」作為主張,不應以是否支持港獨為標準,「港獨派」必定是「本土派」,但「本土派」末必是「港獨派」。因此,「港獨派」本土民主前線以及青年新政,必然屬於本土派。至於陳澤滔、鄺葆賢以及陳國強這些主張香港脫殖獨立的人士,亦應被定義為「本土派」。
廣受爭議的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並不能被定義為「本土派」,皆因他們的「永續基本法」並非以香港利益為先,加上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在其內部錄音否認自己屬於本土派,故此熱血公民和城邦派不能被定義為「本土派」。

另外,一些民主派和自決派人士,若果同樣以「香港利益優先」作為主張,同樣應被視為「本土派」,自決派、毛孟靜以及新民主同盟是典型的例子。儘管他們不支持港獨,亦應該被視為「本土派」。

因此,本土派應該涵蓋一切以「香港利益優先」為主張的政治人物,包括:

1. 港獨派 (本民前、青政系、陳國強、鄺葆賢、陳澤滔)
2. 自決派
3. 毛孟靜‧新同盟

為免與現時傳媒所定義的「本土派」混淆,本系列的文章將會稱本土派為「泛本土派」。

泛本土派在不少方面均未能達到香港選民的期望,有五大原因,包括政權打壓、人才不足、論述模糊、資源不足以及內鬥問題。

港共政權對上述泛本土派的打壓十分明顯,幾乎上述所提及的泛本土派組織及人士都受到港共政權的強力打壓。以本土民主前線為例,極大機會當選的梁天琦被港共政權禠奪參選立法會的資格,而青年新政則被港共政權以「宣誓不莊重」為藉口禠奪其所取得的議席。而自決派的劉小麗和羅冠聰亦被政府入稟要求禠奪他們的議員資格。

就算不是港獨派,打壓仍然存在。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在上年立法會選舉中,慘遭鄭家富以「撬樁腳」的方式鎅票,結果連任失敗。

泛本土派若要在香港取得影響力,必需先取得足夠資源和人才,並輔以適合香港現時情況的論述,同時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領頭人物以避免泛本土派出現內鬥問題。

而最棘手的,便是資源問題了。本土派最缺乏的,其實就是資源,沒有資源,就沒有辦法聚集人才,也沒有辦法應付港共政權的大力打壓。但每當泛本土派希望取得資源時,又會遇上港共政權的打壓,那泛本土派應該如何自處呢?

要取得資源,個人認為應由社區系統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