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志、社民連、人力等組織,係習近平訪港前一晚,係金紫荊廣場玩行為藝術。係2017年嘅今日,成效如何真係見人見智,最多都只能夠講,係各方士氣低落之際,總算有好過冇。不過《眾新聞》即場訪問左一堆南來遊客,大部份又要怕,又要睇。兩個後生上海妹,根據訪問本來唔知邊個係劉曉波。聽到劉曉波患有末期肝癌,佢哋嘅反應係:「那應該就放出來吧?身體都這樣了。」

依則新聞,對一眾大中華膠來講,可能幫佢地自我證明「民主中國主義」仍有機會:只要影響足夠嘅上海妹,係佢地心裏面種下民主種子,就總有一日可以結束一黨專政。當然,要咁樣逐個逐個去感動上海妹,莫講話五十年不變,就算係五百年不變,都未必可行。

共產黨治國靠神話,無論係佢地袓師爺嘅超英趕美,到今時今日嘅中國夢,都係畫餅充飢,畫出一個偉大藍圖,吸引民眾注意,就唔再關心現實發生嘅不公。香港本來同佢相安無事,但係自從20年前開始,佢就要將香港編埋入去佢個神話裏面,先至會出現「降下了」我哋從來都唔知係屈辱嘅「屈辱」一類,根本同香港社會完全脫節嘅講法。

香港好似《國王的新衣》裏面個小朋友咁,一次又一次咁講出單純嘅真相,已經足夠打破佢嘅佈局,令佢長期頭痛。假如中國民族論述夠強,就唔會97%年輕香港人都覺得自己唔係中國人,需要佢地用粵語拍首不倫不類嘅《一國兩制之歌》。假如中國經濟政策真係完美,就唔會有抹黑香港十年之後,上海仍未超越香港新加坡。假如中國人民真心愛國,就唔會不停宣傳港漂最終放棄香港之後,香港幾間大學仍然可以係深圳河以北以十選一嘅比率揀學生。

未來幾日,香港主要商業中心俾人封左。美其名就話係國家安全,淺黃就話佢打壓示威自由。但係諗深一層,其實佢哋只係搭個佈景,做場戲出來俾佢地個腦細睇。依個做法,同拍戲拍電視封一條街去現場取景係一樣道理。兩者嘅主要分別係無線封街,只能夠將一條街封一晚;人哋就可以用公權力,封哂成個商業中心,夾硬係同一個地理位置,搭一個平行世界出來。電影雅稱夢工場,或者疑幻疑真,就已經足夠做出佢哋所需嘅強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