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不知所謂

習近平訪港,警察採取反恐級別保安措施,巨型水馬陣數以百計,顯然是要避免市民與之作近距離接觸。

英治年代,年青的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訪問何文田愛民邨,市民能夠親眼目睹女皇風采,跟她揮手,她甚至還慰問街市小販,哪會像習般虛怯?中共祖師爺毛澤東說過:「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一刻也不脫離群眾」,敢問習現在是否脫離群眾?

畏民如虎,更要講大話,作為中共國副主席,李源潮竟然表示,「一國兩制」實施相當成功,英美等國過去對制度有懷疑,但經實踐後,外國均對「一國兩制」表示認同和有信心。

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檢討「一國兩制」情況,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香港半年報告書」指出 DQ 民選議員嚴重影響國際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以為連自己都騙了,就可以騙到人,事實剛好相反。

說謊乃中共天性,承襲自其生父蘇共。一戰結束後,加拉罕曾發表宣言,宣佈無條件放棄在華一切特權。未幾,宣言的修正稿本返抵北京,「無條件」變成「有條件」:中國必須替蘇俄驅除在中國境內的反對勢力、將舊俄時代俄人的部份財產交予俄國、庚子賠款的運用須受蘇俄限制等。

中共誕生,二萬五千里逃亡變成「長征」,趁抗戰國府元氣大傷竊國變成深得民心支持,近年又出現「敵後戰場」、「十四年抗戰」、「中共是孫中山忠實繼承者」一類奇談怪論。最令人扼腕的是,篡改歷史之餘,尚要振振有詞,臉不紅,耳不熱,世上哪有一個政權如此無恥?愛國從何說起?

習近平歡迎晚宴邀請民主黨胡志偉、林卓廷、鄺俊宇,以及公民黨楊岳橋、陳淑莊、郭榮鏗出席,社民連、人力、自決派則被拒諸門外。此乃典型「拉一派,打一派」,也呼應王光亞 2015 年「反對派有兩類:一類是打著『民主』幌子、對抗中央管治,甚至勾結外部勢力的極少數『死硬派』,中央對他們堅決鬥爭,決不含糊;另一類是擁護『一國兩制』、關心國家發展和香港前途的大多數,中央希望與他們有更多溝通。」

社民連、人力、自決派開口埋口強調自己不贊成「港獨」,沒有用的,於中共邪眼裡,你們早已和「港獨」劃上等號了。鮑羅廷當年訓示共產黨員:「如果要利用,而他可受利用的,就極力替他鼓吹,替他捧場……對於不要利用,或雖欲利用而他不受利用的國……便極力誣謗,極力詆譭,務使其信用墮地,在黨內及社會上沒有立足的餘地。」習今天仍是玩弄這一套。

主權移交 20 年,真相逐漸浮現,香港正在淪陷。

一個將自己國民 (劉曉波) 折磨至癌症末期才批准保外就醫的殘暴政權,如斯對人不尊重 (王丹斥中共慢性謀殺劉),其會否聆聽港人訴求,不用多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