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亂局,不是左一個國民教育,右一個愛國愛港可以解決的問題。這種亂局誕生了黃絲這種政治勢力,可是這種政治勢力如果不改革的話,註定會滅亡。就如同清國的末日一樣,這不是單靠人才或是資源可以解決的問題。當時的日本人已經說過,清國如果不改變體制,就算有一百個李鴻章也要滅亡。

對於黃絲來說,假如他們不改變心態,就算給他們天兵天將,也只會和六四的學生一樣,死在坦克之下。因為黃絲始終沒有想過真槍實彈發動革命來推翻他們的敵人,奪取他們的利益。他們只是口頭上的勇武。而且他們的領導人也和水滸傳的宋江一樣。只是一個等待招安的偽君子。他們的惡行已經在雨傘運動中表露出來,加上左膠搗亂雨傘革命變成雨傘運動,也是預料中事。

在十月一日,黃絲低能兒保衛升旗禮,就顯露出他們對中共卑躬屈膝的醜陋嘴臉。第一,他們為什麼要保護升旗禮,因為他們要防止雨傘革命變成真正的革命。第二,是不想惹怒中共。就單靠這兩點,就可以知道他們對中共的忠義了。而他們有市場,這也是和香港人的愚蠢有關,一直迷信中共會皇恩浩蕩地施捨權力給香港人,這是很惡劣的。

和平理想非暴力,平反六四,這些都是廢話。香港黃絲帶掛起的一日,也不會是香港人覺醒的一日。黃絲只是左膠和慈禧太后之類的人,一直沉醉最自己的夢境中,無視現狀。同樣是黃色,黃袍加身和黃絲加身兩種的信念不同,也造成了兩個不同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