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要求擱置小三 TSA,結果敵不過狼英一句「現屆不會變」,評估如常進行。她對外宣稱「港獨僅一小撮人言論」,未成思潮,狼英則以「防微杜漸,不能掉以輕心」回敬。翌日,小女人乖乖改口:「要在幼兒階段開始培養『我是中國人』觀念。」管治團隊組建,林鄭本來希望問責官員的女性比例增加,怎知最後清一色男丁,還要有舊時代的劏房波、垃圾桶。管治新思維?「同行 WE CONNECT」?新在何處?如何 connect 得到?

被傳媒質疑舊人多於新人,林鄭陪笑「冇咩驚喜即係冇咩驚嚇」,言不由衷,真可憐。自視甚高的「好打得」或許並非心甘情願為中共所玩弄,亦非為名利戀棧權位,多少希望帶領香港走出一個新局面。然而,問題是,身處此般時勢,彼可以有什麼作為?一心為港,卻上錯了賊船,隨時弄得個身敗名裂,惹來千古咒罵,何苦?

林鄭的身不由己令人想起汪精衛。抗戰期間,汪有感國軍實力不足以打敗日本,為免淪陷區人民慘遭虐殺,遂決定投降,往南京組建偽國民政府。甫抵達,發覺大事不妙,原來南京已有一個維新政府,行政院長是跟他不咬弦的梁鴻志。汪不願用梁,但日方施壓,豈能拒絕?梁卒之出任新政府的監察院長。同時又有流氓丁默邨,亦被日本人夾硬安插在汪身邊,充當線眼耳目。汪這回真是恨錯難返了。

陶傑說得好:「像一個運氣差透了的賭徒,汪精衛本來可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獨自在歐洲漫遊,像今天中國的許多富豪走資,加入外籍,但卻偏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下錯賭注。」

陳璧君 (汪妻子) 辯解:「我等為救民而死,我死也甘心了。」箇中流露的情感,不可能不良善,錯就錯在與虎謀皮,妄想一時忍辱負重,可以換取好結果。

七十多年前汪的處境,不是林鄭正在面對嗎?最可笑是,出身民主黨的羅志光、公民黨的湯家驊,竟然陪林鄭一同踏泥沼,將「民主派聲音」帶入政府。他們很快會為自己草率的決定付出代價。

目前港共是怎樣一種狀態呢?和傀儡國民政府沒有兩樣。特首不再擁有「香港事務最終決定權」,更不敢頂撞中共,唯命是從,苟且偷安。

習近平到訪,不是與民同樂,而是「打腫面皮充闊佬」,做戲給大陸人、外國人看,炫耀「一國兩制」如何成功,鄧小平如何偉大。

神劇《我的 1997》有港人角色高呼「1997 年,香港就要回歸祖國的懷抱,這是一件令人非常激動和振奮的事」、「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

唉,香港已死,二十年前 7 月 1 日零時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