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六月,港大同中大都各自有一個長期民調,對獨統兩邊嘅政治勢力,都係一次成積表。中大嘅民調一年一次,會問巿民贊唔贊成獨立,相對上一次(2015年)嘅結果,支持獨立嘅民眾數目由17.4%跌至11.4%。當中尤以15至24歲嘅年青人嘅跌幅最厲害,由39.2%跌至14.8%。

但係另一方面,港大一年兩次嘅身份認同民調,18至29歲年青人仍然只有3%自認為中國人,而且本來都仍佔10%嘅「香港的中國人」,係今次調查跌至0%。反之,自稱「廣義香港人」(包括純綷「香港人」同埋「中國的香港人」兩類)嘅年輕人,係有紀錄以來第一次超過九成,達到93.7%。兩個民調合併一齊睇,以乎暗示支持香港獨立亦處於低潮期,但係港中分離只係愈演愈烈。

出現依個情況,其實並唔意外。以政治目標論,現時港獨缺乏領袖,缺乏組織,又冇路線圖,海內外地緣政治形勢亦非有利,一般民眾要支持港獨,亦無支持嘅對象或目標。加上依半年特首選舉出現兩任交接嘅真空期,淺黃淺藍又俾空間林鄭去「Put up or shut up」,客觀而言社會情緒係稍有改善,因此五月底做嘅民調出現港獨失勢,一國兩制升溫,完全係有跡可尋。

不過支持港獨同港中民族融合,根本係兩件事。物種分裂演化,往往只需一段時期嘅隔離,俾兩邊累積基因突變,變成兩個種群。美國大峽谷兩岸嘅松鼠,就因為峽谷將之分離,而分裂成兩個物種。民族分類亦係類似,長期分離,再累積足夠差別,就自然成為兩個民族。而且依類差異,每一個單獨而言都同統獨無關。

舉最近嘅例子,台灣民眾推動同性婚姻,大部份未必以統獨角度去觀察。但係十年之後,當同性婚姻嘅法例同配套成熟之後,台灣社會有一定數目嘅同性婚姻之後,台中兩地就連婚姻習俗都有所不同,更顯出兩岸民眾,早已分道揚鑣。

雞蛋同高牆係唔平等嘅對決,因為高牆擁有組織同資源,有形鬥爭例必佔優。所以對方可以將提倡港獨嘅政治組織打散。但係雞蛋亦有自己嘅優勢,在於變陣極快,而且可以拉長戰線,迫使對方係資源效用成疑嘅環境與之競爭。「Be Water 」唔係淨係同警察係抗爭現場玩捉迷藏。更進一步,應該係每一方面都彰顯我哋嘅文化同價值。

民族融合定分裂,並非幾首洗腦歌或者洗腦科可以主宰。台灣戒嚴時代,戲院每場電影之前,都要先播國歌;大學高考,三民主義係必修科。但係無論政府點宣傳,民眾放眼四周,都會見到衣食住行有唔同習慣,見到集體回憶係唔同回憶,見到語言文字係唔同系統。當無數嘅小事情,都睇到差異嘅時候,融合之說就無從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