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加國原來已經半年有多,慶幸我還有命留在溫哥華,沒有抑鬱,只是偶爾會焦慮一些生活上的大小事,最初在這裡的一點小事就已經是一件大事,因為所有事情都得要自己面對,例如住屋、人際關係、學業發展。在這裡經歷的每一件事,遇見的每一個人,若在香港經歷同一類事情,實在來得更轟烈和刻骨銘心的。

先說說學校,我見過很多不同類型的國際生,多數都是一些極端例子,有的完全投入和擁抱西方領域,摒棄自身;有的只想保留自己的文化,不願走出comfort zone,無法放低在香港的一切一切,homesick直到永遠;而我是中間派,保留自身價值和國家的文化,同時不抗拒西方世界,主動認識不同的人,探索學校無盡的機會和加拿大的優美風景。為什麼我會在兩者之間游走?人在外地,實在有太多和心靈對話的時間和空間,我反而更了解自己和自己的國家,我的內心、性格不是空洞的,所以不至於胡亂識朋友,置自己在一個危險的位置。我早已了解自己的價值觀,我的意識形態。這些都是遊學之前,早已根深蒂固的思想準備,是源於家庭背景、成長經歷。

圖a

早前看到學校報紙的一篇專題(圖a),關於住宿舍還是不住宿舍,編輯分別陳述了兩者的利弊。作為讀者,這篇專題所陳述的觀點基本上是人所共知,編輯並沒有作任何價值或主觀判斷。由於編輯沒有立場,所以沒有任何花生或者討論的價值。不過正因為這篇陳述利弊的專題,而宿舍是學生貼身的問題,令我想起一個人生道理「取捨」。取捨總是不斷發生在生活之中,而「取捨」永遠都是未知的,不到最後都不知自己得失多少。我來到這裡都是取捨,取加拿大讀大學,捨掉對香港的情誼。選擇住宿舍,可以跟學校、同學有更多的聯繫,參加學校活動,擴闊社交,但便要承受housemates的嘈吵,房子必定不及租屋的那樣精緻,所謂「吃得咸魚抵得渴」嘛。取捨,也讓自己找到一個平衡點和學會接受怎樣在這個環境裡生存。

很多人說在外國讀書可以學會獨立,但由於我在香港都不是依賴性強的人,在同輩之間是相對獨立的人,所以在這裡生活並不起太大的變化。不過,我更學會社交,抓緊和發掘機會,例如做volunteer leader。要不放過任何機會,就要open-minded,放低一些以往的身分和不怕問人,因為來到這裡就是一個新的人,一張白紙。

有機會,也有誘惑。認識愈多人,就愈多引誘,加上大家在這邊都無親無故,便放膽去試更多禁果。不過正因為處處誘惑,就更要提醒自己,也因為誘惑才更清楚自己的底線,接受程度,自然便學會拒絕。

我認識很多人都不會堅守自己的價值和盲從別人,被別人佔了便宜又賣乖。「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有很多人交朋友不是橫眉冷對,就是自視過高,不明白君子之交淡若水才是更長久。人生苦短,人愈大就愈多重大、認真的事情要處理,酒慾朋友就不需要那麼多。

外國留學就是學會面對取捨,獨立與交際,機會與引誘。凡事心靜如水,順其自然,才讓你不作錯誤的取捨。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