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抗疫日 體現承傳

今個星期五(6月23日)嘅沙士抗疫日紀念活動()係主流媒體回響未算太大,但係大學生,卻係主動擔起承傳責任。係最基本嘅層面,好幾個大學學生會同中學生本土關注組,都有share活動嘅詳情。

部份同學更花額外心思,宣傳6.23。例如,中大學生會就有三個層次嘅紀念活動,先一連兩日係火車站外擺街站宣傳依段歷史。星期三晚,則再舉辦研討會,邀請當年有份抗疫嘅醫生同埋病人權益組織代表,分享「港人抗疫之路」。最後一步,就係參與星期五係太極園嘅公眾紀念活動。

另外浸大學生會更成功訪問左三位曾患沙士嘅康復者,講述佢地嘅經歷。 片中萬醫生所講,啱啱係深切治療部出來果一日,就係報紙睇到張國榮自殺嘅新聞。果種連環打擊造成嘅絕望,筆者都記憶猶深。

沙士雖係歷史事件,但我哋亦唔能夠忘記,當年嘅受害者,唔少仍然需要我哋關心。毋忘過去,除左毋忘事件之外,亦要毋忘人。浸大同學花心思拍出依段片,既係傳承,亦係致敬,亦係幫現屆同學們思考成件事嘅前因後果。而係片尾,浸大同學所宣傳嘅亦都一樣係星期五嘅太極園紀念活動。

現屆大學生,沙士發生時候只得幾歲,根據強國邏輯,早應放低包袱,忘記沙士,參與建設袓國嘅洪流。不過,香港人亦非傳說中嘅金魚記憶,對某類事情,我哋係會記一世。沙士抗疫就係其中一個。尤其當主流社會同媒體冷處理,而學生會承擔起傳承責任之後,更證明紀念沙士,已經同「得3.1%人係中國人」一樣,融入左新一代嘅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