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談判期間,鄧小平拋出一句「『回歸』只是換支旗、換港督、換駐軍,其餘的法律、政治制度、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此番話的真正意思,三十多年後由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和盤托出。王表示,香港從來沒有獨立政治,回歸前跟隨英國,回歸後就跟隨中國 (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原來「回歸」僅僅是變換殖民宗主,香港仍舊作為一個殖民地,難怪雙普選承諾會落空,英治年代備而不用的殖民地惡法會被具體執行!

英國人崇尚理性,心理健康,海洋帝國的性格令他們少講中央集權、同化殖民地人民,而強調地方自治,殖民地總督擁有地方事務的最後決定權。加上倫敦政府由民選產生,香港於英國管治下其實並不可憐。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曾建元甚至認為,70 年代的香港學生是爭取民主的先鋒,敢於挑戰權威。

97 主權移交後,中國是一個大陸國家,迷信大一統及中央集權。新彊、西藏先後遭文化清洗,黨組織方式則是民主集中制 (即黨中央由少數革命家組成,中央傾聽黨員及大眾意見,但是統一由中央發佈各項行動命令,黨員必須無條件服從。入黨需經嚴格審查,且以黨領軍、領政,實行一黨專政)。結合韓非「法家」遺毒,「回歸祖國懷抱」的香港,民主進程停滯,法治、自主岌岌可危。八十年代台灣本土運動領軍學者、現台大客家研究中心主任的邱榮舉慨嘆:「香港很可惜呀!」未嘗沒有原因。

1995 年出版《香港基本法》一書的王泰銓教授說:「事實上這個 (高度自治的) 權力都受到一個中國制度影響,一定是中國一制,到後來沒有兩制。」台灣人當年沒中伏,香港人卻「一失足成千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