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翻拍《深宵食堂》,佈景沿用日式佈置,但係效果強差人意。日本人對專業嘅認真,由北方翻拍就變成煮即食麪;本來每集二十分鐘嘅劇情,就拖成兩集四十分鐘,仲要加入大量植入式廣告,好好一套經典,就變成左人唔似人嘅雜碎。
台灣作家柏楊曾經以「醬缸文化」比喻中華文化。根據佢嘅描述,「在中國北方有很多醬缸這種東西,醬在缸中是不暢通的,不能夠像水一樣自由流動,由此死水不暢,再加上蒸發,使沉澱的濃度加重加厚,就如同中國文化的不斷積累和混沌。」任何新鮮蔬果或者生肉,一旦入咗醬缸,就會醃成同一種味道。因此,長期係中國北方生活,就只有一種味覺,天下所有食物,到最後都只係醬缸口味。

柏楊以醬缸文化比喻中華文化,就係指中華文化固步自封太耐,已經失去自我更新嘅能力。任何外來事物,一旦進入華人社會,都會被迅速同化,醃成同一種華人風格,失去原有嘅特性。同樣係東方文明,日本不停吸收外來知識,更新自己文化,一明一暗,一新一舊,對比非常強烈。

當然,係強國心態之下,簡單至係百度搜尋一下,就可以搵到無數攻擊醬缸文化論嘅文章。不過將《深宵食堂》拍成即食麪廣告特輯就已經證明,柏老所言,正係今日強國嘅寫照。魯迅筆下嘅冷漠,令三鹿奶粉依一類嘅食物安全問題無法根治;胡適筆下嘅差不多先生,令天宮一號和玉兔探月器,外國幾十年前已經掌握嘅技術都無法複製,搞到失去聯絡。今日無疑有幾個大城巿起左唔少硬件,大國堀起似乎已成事實,但係實際上,無論係民主法治,定係工業科技,到左強國手中,立刻被醬缸化,成為徒具外形嘅A貨。

近年出現嘅強國憤青,其實都係醬缸文化嘅受害者。當長期接觸嘅只有醬肉、醬菜,的確係會誤解,全世界就只有醬缸一種口味。所以佢地覺得台灣香港嘅選舉,只係佢地嘅文革翻版;歐美出現一兩單貪污,就會覺得天下鳥鴉一樣黑,外國政治一樣污糟。但係佢地睇唔到,人地有民主選舉,可以改變國策方向(例如:太陽光學運),可以迫使官員回應人民需要;人地有法治,害群之馬最終伏法,原因並非權鬥失勢,而係相對公正嘅法院。

當醬缸口味最響太深,就算有幸離開,食到新鮮食物,亦未必會意識醬缸嘅問題。所以來到香港,甚至遠赴海外,仍然唯我獨尊,結果係每一個境外社會,都形成對立,源頭都係醬缸文化,已經將天下萬物,融化成同一種腐朽味道。

香港人捍衛自己嘅文化,實際上反得最深嘅,其實只係醬缸文化。當愛國愛港嘅定義,要包括愛上強國版嘅《深宵食堂》,其實就係企圖將香港塞番入個醬缸裏面。但係香港幾代未食過醬菜,口味早就改變;強行統一,只會令雙方愈行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