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差去台北,夜晚睇到當地政論節目討論點解近五年來,好幾個台灣嘅狀元級學生都選擇係香港讀大學。原來除左我們耳熟能詳嘅英文授課同國際視野之外,台灣學生仲睇中左幾樣點。相比台灣,香港嘅大學比較多小組報告,台灣學生覺得更可以訓練自己嘅團隊精神。另外,香港嘅講座同研討會請到城中猛人或者國際名家主講,亦係台灣學生覺得係台灣比唔上嘅地方。節目裏面有學生就話,佢曾經出席過一個小說研討會,請到科幻小說星雲奬得主分享,認為得益良多。仲有一點,原來台灣人覺得西洋菜街、尖沙咀、同時代廣場嘅街頭賣唱,都係香港文化生活嘅一面。

雖然我知道香港嘅中高層專業人任出席研討會,係為左增加知名度,完全有商業考慮,而非節目中個台妹講嘅香港人好錫自己嘅後輩。而街頭賣藝,係本屆政府打壓之下,愈來愈難捱,五年後嘅情況如何,尚未可知。但係原來係外地學生眼中,香港大學系統有一定嘅實力,並唔係淨係俾北來學生呃居留權。

其實類似例子並唔少。係外國住過,都知道香港交通真係好唔錯。例如紐約曼頓一紅一綠嘅地鐵主線,幾乎每個月都會壞,做再高級嘅工,都絕少可以做到日日準時番工。香港機場嘅配套,亦係世界級。我由公司直接出差,可以遲到起飛前90分鐘先離開巿區,相比其他地方,需要起飛前兩三個鐘頭出發,其實慳嘅時間唔少。

本土論述發展至今,其實已經以批評嘅方式將港中分隔描述得好透徹。下一步發展,必然係確立番香港自己嘅價值。多花時間論述香港既有價點,係依個階段好重要。讚美只係最傳統嘅管理技巧:上司應該多讚美下屬,等對方清楚知道自己有咩野係做得好,有助下屬繼續發揮優點,甚至進一步將優點發展落去。係成個社會嘅⻆度而言,同樣嘅論述亦同樣重要。無論對方係細幾年嘅本地初中生或者小學生,定係少數願意融入香港嘅新移民,如果只係睇到鬧咩野係唔啱,而睇唔倒有咩野做左會俾人讚,其實佢地想要改善自己,都無從入手。

以前仲相信政府果個年代,有學校同公民教育幫手教導咩嘢係啱,但係而家係形勢,要保存「香港魂」就只能夠靠民間自發,形成「咩嘢係香港人」嘅定義。所以聚焦現有問題之後,多寫香港有咩嘢好,都係將香港傳承落去嘅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