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的大屠殺是事實,人們對此產生悲憤源於良知。對於外國政府於廿八年前的殺人暴行,香港人有權譴責,但無義務平反。

「平反」需要透過將某事情、人物或組織冠以惡名的原政府或推翻原政權的新政府來進行,此乃國家之內政,亦屬國家轉型正義的必要手段。基於香港現今只是中國的殖民地,而且1989年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因此對於外國屠殺人民,並把爭取民主的黎民百姓冠以惡名的事件,香港人無權利或義務替外國人爭取平反。爭取平反的義務在該國人民身上,外人毋須過份干預。

香港人以旁觀者的身份,站在道德高地上,可以對中國仍然追求民主的人予以支持,繼續追悼天安門的亡魂,亦可以齊聲譴責共產黨,但不要再妄圖爭取平反六四或建設民主中國。你們要記住自己的身份,只是被殖民的人,不要作出「妹仔大過主人婆」的事。除非你們放棄香港人的身份,正式入籍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就可以順理成章爭取平反六四,爭取建設民主中國。

六四對香港人的意義只有一個,便是不要對中國共產黨予以希望,不要相信這個自一九四九年屠殺千萬人類的殺人政權,不要以為共產黨會真心聆聽別人的意見(對牠們來說,對話只是手段),否則只會淪落至萬劫不復之境地。香港人必須以史為鑑,不要再相信中共國。香港人應當站於本土,擺脫大中華,不要再認賊作父!香港人沒有做楊康的本錢。

「中國」只是形式,中華民族觀只是孫中山及今天共產黨的政治手段,可以直接說它是一個緊箍咒,令血濃於水的概念植根在迂腐的香港人心中。但擁有漢人血統並不代表是中國人,新加坡人有漢人血統又是否中國人?不是。事實上,香港人與「中國人」存有異同之處,不論是生活形式、語言、歷史等,均有明顯的差異。再者,現代香港(1841年至今)已是一個獨立個體,自1841年被脫離大清帝國(必須強調清帝國或以前的所有朝代,均不是「中國」。「中國」在1912年才出現),成為英國殖民地,到1997年易幟,成為「中國」殖民地。可見,現代香港在這些年來與「中國」確實沒有直接關係。香港與「中國」根本是兩個不同的獨立個體,現時香港只是為勢所逼,認賊作父而已,故此香港對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不存在任何義務或責任。

受大中華主義的香港人,認賊作父多年,自行閹割香港人的公民民族主義,並妄自菲薄,自認香港不及「中國」,更甘心委曲求存,屈服於「中國」的淫威之下。但更不智的是,那群自稱「香港人」的生物,以為燭光的力量可以掌摑共產黨,那不如火燒全香港以示譴責中共屠城吧!維園的燭光不夠光亮,一千多平方公里的火焰,才夠大力打倒中共啊!真荒謬,真是一群低等生物。

其實這群人要爭取平反六四不是為「中國人」抱不平,而是為自己爭取平安符,務求慰藉心靈。他們的內心自1989年,就有一種想法。那就是「何時會輪到香港?」他們恐懼在1997年後,解放軍終有一日會在香港屠城,所以他們期望「中國」能夠為八九民運平反,對死傷者家屬道歉,還那些民主義士一個清白,從而令共產黨不敢再屠殺人民,甚至為他們的暴行而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繼而令那群慌張的香港人安心。這盡顯所有還未覺醒的香港人是多麼的懦弱及不智。至今,他們還不肯相信中國共產黨是蠻不講理、不會悔改的殺人紅色政權。他們仍堅持要意淫中國共產黨,對自我安慰的渴求絕無止境。

但中國共產黨時至今日,都沒有一刻是以民為本,處事不擇手段,只求結果,不理過程。此外,「中國」人民質素之卑劣冠絕全球,與其愚笨地替那些人爭取平反六四,倒不如爭取奪回單程證審批權,以緩和「中國」的人口殖民策略。還有,一旦「民主中國」饒幸出現而香港不幸地納入國境內,我們就要受牠們當中的「精英」統領,屆時僅存的香港人只能自求多福。始終沐猴而冠,野性難改。再者,替他們平反六四,則等同強行為「老舉立貞節牌坊」,身為外人要管「中國人」的家事,牠們是不會答謝你們的(當然,客觀上在「中國」有極少數人會予以感謝),若然「中國」百姓有反抗中共的決心,早就群雄而起,不用等你們的無力支援。可見香港人爭取平反六四,乃極為無稽之舉。

在此呼籲所有仍視自己為香港人的你,不要再爭取平反六四,而應該支持香港取得應有的主權,令自己不用再活於「中國」威脅底下,更以免香港人絕後。香港人無義務爭取平反六四及不應再自我安慰,而應該爭取殖民者交出香港的主權及不再相信中國共產黨,這是六四事件對香港唯一的意義。若仍視自己為香港人,就不要受大中華民族主義影響,斬斷六四情花,捨棄血濃於水的觀念,凡事以香港為本位,在香港建國前替香港延續生命,以抗衡「中國」的殖民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