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同良知,我揀後者

昔日留學遠方,即便盡量唔同強國人溝通咁多,但活在當下,咁易避到咩 ? 始終都有幾件強國人撩過我講64。我知道同佢哋嘈係冇意義,所以比起主動出擊,被動地捉佢哋邏輯上嘅錯誤,等佢哋打自己臉就算。係哩班富二代面前逞正義感根本冇意義。

班友都係講果D,好似「冇鎮壓中國冇咁發」、「美國佬搞事」、「誰是誰非係睇咩角度」、「過左咁耐」之類嘅論點。

DKLM痴L線,有一瞬間懷疑自己係咪同人類講緊野。

即係你同我講緊,因為班人阻你發達、過紫醉金迷嘅生活,所以殺死佢哋冇道德包袱,仲反過黎可以指責埋佢哋都係漁利自肥嘅人。

身為香港民族主義者,一直覺得中國嘅事關我鬼事。但當我連續俾班強國人嘅歪理轟炸後,我終於明白點解要理。

因為佢哋唔理。

因為哩班人渣唔想理。

如果哩個世界最少有14億人當64事件on9野唔想理,哩件事好快就冇人再知道 — 冇人再知道哩個政權可以點樣對待人類。我對哩種反人類罪行,同對哩種罪行嘅漠視或認同,產生左一種心底嘅惡寒。

小弟自細愛讀歷史書。幾歲人仔,係阿爺嘅書櫃入面,囉左本由明報出版、圖文共茂講天安門嘅書黎睇。仆佢個街,入面真係好鬼嘔突,幾廿張充滿肉泥嘅高清圖片。顏色美麗立體咁滯,刷新左我對人類可以有幾殘忍嘅想像。幾乎成為我嘅童年陰影。

慢慢大個之後,又接觸更多國家嘅歷史事件,哩D國家文化差咁遠,語言不通, supposedly關我L事。不過,正因為讀過太多歷史,眼界大左,更易抽離到自己同他人嘅身份。

追求自由嘅心,唔會因為民族不同而產生歧義。唔想被欺凌同奴役,係基本嘅人性。

我哋同哩D係地球每個角落為自由奮鬥嘅人處於唔同時空 — 但我哋可以透過感受佢哋嘅心情,去學習面對困難嘅辦法;亦可以透過感受別人嘅痛苦,搵出痛苦嘅源頭,再警剔自己唔好再犯。人類歷史冇錯係由好多錯誤、死不悔改同邪惡之中走過黎,但缺乏以值得歌頌嘅勇氣去點燃嘅人性光輝,人類只可以係原路俳回,永遠活係黑暗時代。

如果我哋忽視哩種人性光輝,即係交棒俾D獨裁政權任意操作歷史,任佢否定人性嘅光輝。

我勁唔明,先前幾位旺角義士入冊,泛民嘅信徒就走出黎話人抵死、被人利用、收共匪錢。其實你班人有冇照下鏡,睇下自己果套同你哋對家嗰個政權有乜L野分別?

香港人受過啟蒙教育,照理應知道咩叫「現代性」。以世界公民嘅身份去對待世界,兼具人性同理性,先可以做到更準確嘅判斷。唔應該以國族、朋黨為憑,去否定一D同時會否定埋自己嘅價值。中共政權踐踏嘅係普世價值,但凡持有良知嘅人類都應該投以鄙視,為哩個政權帶來嘅犧牲者致哀。

講到尾,香港民族主義者同當年64殉難者都面對緊同一個政權。出於感性同良知,我哋應惋歎蒼天不仁;出於理性,對64事件大寫特寫,可以令香港民族對哩個政權嘅輪廓拿捏得更準確,先知自己打緊場咩仗。

我唔會支持或反對人去泛民個集會,自己就唔會去,棧益左泛民班仆街。「平反」就留俾中國人自己啦。但我會繼續深深記住哩段歷史,就好似梁文道咁講「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甚至乎,如果由香港民族主義者搶奪到哩個憑弔嘅話語權的話,無能嘅泛民就會斷左一條米路。本土咁多玩法,與其否定得咁辛苦,不如面對啦。

係左膠D架喇,但爭取自由,幾時唔係拳頭同道德嘅兩線作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