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ti退休了。

對我這個由十幾歲開始在翡翠台看球迷世界與及在明珠台看歐洲足球雜誌的人來說,他算是最遲退休的足球員。當然今個夏天又退下了Lahm同Alonso (其實感覺上二人球齡跟Totti畢竟算是差上了一個年代),同樣有涉獵NBA的我,昨年也退下了Duncan同Bryant,誠然前者比後者退下來更低調,沒有後者的事先張揚及大肆宣傳,以搏取大量鎂光燈,但確實與二人的性格符合的,今年也有Ginobili (但他始終不是一生一球會,同樣Lahm和Alonso也是,底蘊少了一份尊崇感),明年可能到Carter了(昔日一位令O’Neal、Mutombo和Francis看得目瞪口呆的力量入樽的球員橫空出世,那種不可一世的狂傲,如今已經收晒火了,但得分尚且不錯,相信只有現在的Lavine可以媲美,很可惜他在季後重傷又要長抖)。除了Lavine之外,上述的球員統統也是盛載著我們這一代人的回憶。

說回Totti,效力羅馬 25年,上場超過700場,入307球(雖然當中不少是來自12碼,超過70球),拿過一次意甲冠軍(當年意甲只有18支球隊,羅馬陣中有巴迪高,單季聯賽入20球)、一次世界盃冠軍(2006年其實他的表現比不上Pirlo,儘管同時入選最佳陣容。2000年歐洲國家盃同2002年世界盃反而表現更好,2000年戲劇性輸給法國也無礙他成為決賽MVP)。一生一球會,他對球會的忠誠,在現今球壇已買少見少,難怪他曾比較效力拿玻里時的Maradona,批評Higuain轉會祖雲達斯是叛徒,傷透球迷的心,是錯誤的決定、是貪錢的象徵,在此我無意執拗現今足球金錢掛帥的利弊,人望高處水向低流,球員生涯短暫賺錢至上的說法比比皆是,以至人云亦云。球員的成就將會由識波之人(是指會看不同地方聯賽波,即不單止是英超,自動同定時在維基百科做資料搜集,與及看Four Four Two 和 World Soccer的人)評價的,而不一定是由主流媒體評價,因為主流媒體通常都有agenda setting。羅馬最後一場對熱拿亞,主場全取三分,不用理會拿玻里戰果,直入歐聯分組賽,然而羅馬後防不穩,先落後一球,之前反超前又給人追平,下半場9分鐘Totti入替Salah,的確踢活了羅馬中場的創造力(當年Pjanic的角色至今仍沒人能替上)。Totti角球同罰球的精準落點,腳尖撩波給Nainggolan遠射確實為之後3:2戰果打開契機,最後Perotti完場前遠柱撞入,險勝3:2(其實羅馬主場踢得不好,同時間拿坡里作客都已經領先森多利亞4:1)。

賽後的歡送儀式才是主菜。球迷流淚痛哭歡送王子,De Rossi就頒長期服務金牌給Totti (De rossi 當時也有些眼濕濕),Totti大腳將簽了名的波射上觀眾席,Totti面對著觀眾的熱情及難捨,站在兒子旁邊的他,身體不由自主地軟下來,背依著廣告牌,用手掩面,強忍著淚水,一生一球會迎來的尊敬就是這般,此刻亦是當時挨更抵夜看直播的我最受感動一幕,彷彿那些人也一同歡送我。當然這種巨大的場面,那怕你對Totti不太熟悉,倘若身在球場,也會移情,易於感動,就如同在香港搞大龍鳳婚禮一樣,它揉雜著心靈上的慰藉及自我的肯定。不過,始終Totti客觀上是一位偉大的球員,所以,這種有時是虛偽的感動就在星期一的媒體上如雨後春筍一樣,介紹Totti有多偉大,有多好男人,星期一Totti可能是足球界的主角,那兩個星期前呢?那羅馬聯賽3比1擊敗了祖雲達斯,積分拉近至4分,又如何?旁人就說有什麼好看啊,都已經太遲了,又肯定是祖雲達斯奪冠了,於是這些人整季一場意甲90分鐘賽事並沒有看足,說是意甲今非昔比啊(相比90世代俗稱迷你世界盃),卻又花精神看一場(曼城x利物浦x阿仙奴)最後一場爭出線歐聯席位的賽事,於當天她們的對手,何嘗不是有什麼好看啊;卻又花錢看一場(誠然不少人是取免費票去看)傑志對熱刺的友誼賽,更諷刺的是不少香港人在現場捧熱刺呢。身邊有朋友宣稱是AC米蘭的球迷,曾經何時為3:0上半場技擊利物浦的鑽石陣容和超卓表現而興奮和自豪,現在淪落至連11人也數不出其中一半來。結構主義來說,意甲由TVB收費電視轉播,的確遠不及NOW轉播的英超和西甲容易看,但對那些會上網看波的球迷來說,反而意甲D link更高清更多條。可是,我們選擇了星期一煞有介事地自我感慨一番,那難道不是虛偽, 又是什麼呢?

羅馬賽後,凌晨兩點九,拉素對高托尼開波,拉素(羅馬的死敵)的隊長Biglia站在前面,十分緊張似的,目光如炬,簡直與後面隊友輕鬆例行公事的表現成了巨大反差(我也想像不到當晚不但要取勝還寄望安坡里失分才可護級的高托尼的球員也是如斯輕鬆)。結果,奇蹟發生了,球場14,000多人(少過當晚傑志對熱刺的入場人數)見證著高托尼戲劇性成功留級,香港的球迷啊,你可曾注意過呢?足球世界,也殘酷且如常地按照目前的軌跡繼續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