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射雕之善惡曲折

即使嘗過多少次慘痛,香港人亦從來未曾汲取教訓,那是何故?除卻是記憶不佳之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忠奸不分,將壞人當成聖人崇拜。

壞人當然不會在額頭上,印有「我是壞人」之字樣,招搖過市,好等大眾辨別。他們的手法,不外乎給予其他人少許好處,等有一群支持者包圍其中,假道德之名行下流勾當。其實在《射雕英雄傳》裹頭,金庸表面刻劃洪七公大義凜然,而歐陽鋒則是大奸大惡。然而在字裏行間,金庸真正想表達的,其實是歐陽鋒為盜亦有道,而洪七公則是陰險狡詐之徒。

試想一下,歐陽鋒雖則行為狠毒,然而做事從來明買明賣,比如是頭一次拒絕楊康做徒弟,原因是白駝山一脈單傳,即使榮華富貴在前,也不能壞掉規矩。日後楊康只是知會一聲,歐陽克給予全真七子害死,馬上便要收楊康為入室弟子。至於答應郭靖不要加害黃蓉,更是言出必行。即使黃蓉敷衍老點,年內決不加害一指,迫其悉數講出《九陰真經》的秘密。最後翻面威脅,亦不過是貨不對版,面臨存亡關頭而起。如果在現實世界,恐怕滿清十大酷刑已經出齊,哪會忽悠至華山為止?何況是馬上兌現交貨乎?

至於洪七公,則是演繹出如何經營邪教教主。經營邪教呢,必須要教曉信眾一招半式,然後等待對方回報,撈盡好處。書中有個丐幫弟子黎生,平素出生入死,亦是僅傳授一招「神龍擺尾」。對比起黃蓉利用烹調手段,誘使洪七公教曉素未謀面的郭靖降龍十五掌,便知何謂利令智昏。一個利令智昏的人,也能是個大英雄嗎?處於現實的人,不會這麼想,但是地道香港人,如同中邪一般,就會主動替隻異形封聖,蓋因天生異稟是也。

而經營邪教,最重要的是維繫教眾,其中一種方法,就是要不斷搭道德雞棚。不論是《射雕英雄傳》,抑或是《神雕俠侶》,做得丐幫幫主,就要唱唱蓮花落,逞口舌之利,當是給予好處。在丐幫大會裏頭,黃蓉使盡洪七公不入流的功夫,使一眾丐幫弟子嘖嘖稱奇。因為洪七公所傳授的,就是不入流的功夫。教個一招半式,令大江南北的死乞兒賣命,效果與面書打篇九唔搭八的帖子,圍爐成為政治勢力,有異曲同功之妙。

另外,在《射雕英雄傳》或是《神雕俠侶》中,不少的場合,作者不乏細膩的描寫,印證出人生百態,比如華山論劍,就是觀察人性最好之寫照。

印象之中,華山論劍乃是眾多武學的高手,比賽成為天下第一的地方。在第一次的華山論劍,眾高手就是爭奪《九陰真經》,方定下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當中以王重陽為天下第一。從眾多高手爭名奪利,歐陽鋒甚至在第二次華山論劍之前,不惜千方百計謀取《九陰真經》,理所當然是武學高手畢生之表演場所。

然而真實的相狀,乃是華山論劍本身,就是私相授授的地方。如果比試真的是那麼神聖,如同運動員身處奧運會般莊嚴,為何當黃蓉向東邪、北丐,提出三百招之內打嬴不了郭靖,就要封他為天下第一之時,兩大高手居然沒有反對呢?至於第三次的華山論劍,論則論矣,卻是講口不講手,重新排名為東邪、西狂、南僧、北俠,順道封上老頑童為天下第一,那與甫一上來的幾名武功平庸之輩,來場家家酒玩意,又有何分別?

所謂高手比試,頭到來只是幾個妄人,名實不符坐而論道。大家也可以看到,名不符實的所謂高人,比不過名實相符的瘋子,才是小說鋪陳細緻的地方。不過呢,現實世界之中,有些人寧可相信假扮高人,實為小丑的角色,當成教主一般崇拜,也不願意下場比試幾手,人性之劣根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