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談起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腦海浮現的不外乎數條問題:

人工智能有自我意識嗎?

人工智能能了解情緒嗎?

人工智能會奪櫂繼而消滅人類嗎?

相信這些問題不少電影小說也探討過,例如近來大熱美劇《西方極樂園(Westworld)》和艾薩克·阿西莫夫的《機器人系列(Isaac Asimov’s Robot Series)》。西方極樂園那些機械人叛亂不在話下,即使連艾薩克·阿西莫夫筆下的世界觀定下了「機械人三大定律」,指明不可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讓人類受到傷害,機械人往往能因為世事變幻而做出傷害人類的行為。

但這些故事往往設定在未來或平行時空,和我們總有一段距離,但你有沒有想過人工智能其實已經不知不覺融入我們生活,甚至做出各種怪異的行為呢?

在2015年,兩名Google軟件工程師就嘗試令人工智能「做夢」。Google本身有一組人工神經網絡(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ANN)去分析Google圖像。例如軟件工程師會將數百萬張叉子照片給ANN看,然後不同「ANN神經層」會負責分析不同圖片資訊(背景、光暗、顏色、線條),最後得出「叉子是怎樣子?」的概念並再製成圖片。

但由於能力所限,ANN始終未能有效拿捏到物品的輪廓,例如軟件工程師命令它畫出健身啞鈴,最後卻畫出人類手臂和啞鈴的混合怪物,畫杯子卻畫出超出歐幾里得幾何形狀的摩天大廈。

縱使結果未如理想,Google軟件工程師認為ANN仍然有發揮的空間。他們嘗試將整個圖象分析過程倒過來,讓ANN看一張圖畫後再讓它隨意想像,加上任何聯想到的線條顏色圖象,製成一副副圖畫。工程師稱這過程做「深夢(Deep Dream)」。

呃…由上面圖畫看來,就算伊藤潤二老師抽了一斤大麻也畫不出這鬼東西,蛞蝓般的狗隻、獸臉鐵騎士、螺旋狀的城堡、地下水道的腫脹怪物…究竟在人工智能眼中的世界是怎樣?筆者想即使身為創造者的人類也未能理解。

另一宗人工智能案發生在2016年3月,微軟公司在推特開設了一個女性人工智能帳號Microsoft Tay。
Microsoft Tay能在沒有人手干涉下自動發帖子、回覆留言、和人私聊。當越多網民和它聊天時,Microsoft Tay便會吸收愈多資訊,而表現得更似一個「人」。製造Microsoft Tay的原意除了測試人工智能外,微軟還希望能透過人工智能模擬出一個集合大多數青少年想法的「思想綜合體」。

呃…結果微軟不到24小時便成功了,但Microsoft Tay也變成一個滿嘴粗口、喜歡嗆人、大講種族笑話、專發地獄MEME的「網絡女暴民」,比如發圖支持希特勒,說「所有女權分子都應該下地獄」、「墨西哥人和猶太人是最邪惡的民族」…

從技術層面來說,Microsoft Tay是「成功的」,它的確反映到時下網民想法,只是結果衝破了企業道德的底線罷了,所以Microsoft Tay不到一日便被微軟匆匆拉下架。

以上案件帶出了關於人工智能的兩點:

1)雖然沒有電影橋段那麼誇張,但人工智能的確是存在,而且已經出現在我們生活中。

2)它們常常做出古古怪怪的行為。

然而,這兩宗案件還只是皮毛,筆者接下來介紹的兩宗案件才真正反映到當人工智能有病態人格時,會做出何等詭異嘔心的事情出來…

你有想過人工智能也可以做Youtuber嗎?

「嘿!小朋友,你媽打得你非常好。」

以下是「Hey Kids(嘿孩子們) 」Youtube頻道的自我介紹:

「我們都知道養育小孩長大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需要持之以恆,所以Hey Kids為你和你的小孩提供24小時教育服務。Hey Kids專門製作各種兒歌和手指家庭短片,而且播放時間是自主、有心思和彈性的。透過播放各種柔和音樂和輕鬆動畫,安撫剛醒來的嬰兒,以凝造一個和諧家庭氣氛。我們資料庫包含了多元化幼兒教材,再經由我們專業團隊精心原創,助你解決你的小孩頭幾年會遇到的問題,並培養各種學習技巧。」

當筆者看到這則簡介時,腦海自然而然聯想起迪士尼頻道,相信大家的想法也是差不多。隨著互聯網日益發達,教育節目不再是電視的專利,Youtube陸續冒出形形色色幼兒教育頻道,例如HooplaKid、The Kids Club 。

每個頻道都有個假惺惺的大人或公仔,用曾志偉米奇老鼠假音說:「嘿﹗小朋友,吃了早飯嗎?被同學打毆時記住對老師說,千萬不要還手啊!」。所以當看到Hey Kids這個名時,大家都以為它只是另一個幼兒教育頻道…

然而這種想法卻是大錯特錯。

要討論Hey Kids這頻道的怪異之處實在多不勝數,我們不如直接由頻道首頁說起:

先不計那隻米奇老鼠的版權問題(它是整個首頁唯一正常的東西),那八個表情不一但輪廓相同的爛頭小孩排成根本怪異到極點。那有幼兒教育頻道會用額頭有裂痕,眉毛被剃去,嘴唇不單止粗大還蓄有鬍鬚,仿佛由中東大叔扮出來的假小孩做封面主角?更加讓人驚訝的是,這個怪異角色竟然就是整個頻道的Youtuber?!

當我們按到影片選單,會見到三大類型影片。第一種就是那個爛頭小孩的影片,第二種是一個年約二十歲的白人少女演的影片,第三種則是手指家庭(Family Family)影片。我們把爛頭小孩影片放到最後,先講解一下另外兩種有什麼怪異之處。

首先說一說那個白人少女,Hey Kids看似很多影片都是由那名少女拍攝。她會唱兒歌、教顏色、偶爾還會和另一名金髮女子一起跳舞。然而她的影片全都拍攝得很簡陋,只有白色背景再配上些簡易GIF公仔,女孩的說話和跳舞也相當敷衍。

驟眼看來,女孩看來就是Hey Kids的主人,但不久便有網民發現那兩名女孩只是外判服務公司Fiverr的人,只要你出5美元再附上適當指示,她們便願意拍下任何短片。換句話說,Hey Kids的幕後主持的身份暫時都是個謎,我們稍後再揭曉。

另一種手指家庭也相當奇怪。Hey Kids有十多套手指家庭影片,每套影片主題也不同。除了普通的雪糕和蛋糕外,連蝙蝠俠和天線得得B等人氣卡通也有,看來內容相當豐富和有互動性。

然而,事實上卻是另外一回事。除了卡通人物不同外,基本上十多套影片是一模一樣。較表明的地方是每段影片的對白是一樣,每次也播放著相同的兒歌。如果你的觀察力較強,更會發現無論卡通人物的走位,抑或動畫過場也是同一規格。根本所有手指家庭只是copy and paste之作。

之前那些勉強也可稱作只是設計粗劣,但爛頭小孩影片卻是Hey Kids真正的怪異之最。爛頭小孩的正名叫Johnny Johnny (筆者的英文名碰巧是Johnny=0=)。我們先看看爛頭小孩影片有什麼標題:

「How Dose Your Mother Beat U? (你媽怎樣打你?) 」
「Never Say Good Morning(永遠不要說早安)」
「 Yor Are Not Teacher’s Pet, Are You???(你不是老師的寵物,是嗎?)」
「The Dark Net(暗網)」

媽的,什麼鬼兒童節目會教小孩上暗網?!這可遠比筆者超前。而且從影片得知,雖然Johnny Johnny有小孩的輪廓,但由他佈滿眼紋的雙眼、肥大的嘴唇、和翹舌的口音便估到,真正錄影的其實是個異國大叔來。

更加奇怪的是,Johnny Johnny不時在節目嚇唬小孩,例如說:「你有種對你媽說:『你以後不要再讓我見到你張臭臉。』嗎?我賭你都無種。不如我們賭十塊,下集時看看誰最有種。」、「你是老師的寵物嗎,是,是,是,不是!(突然轉很惡的語氣),你絕對不是老師的寵物。」、「對我說你媽媽怎樣打你,否則就由我來打你!」、「你不準刷牙!你一刷我便會親自來找你。」

不單止在影片,Hey Kids更會在留言板寫下難聽說話來嗆黑粉。曾經有人留言:「因為你我小孩患上腦癌」,然後Hey Kids答:「希望那些癌細胞也在看我的影片啦!!哈哈!!萬歲!!」。又話有黑粉留言:「你是什麼鬼東西?」,Hey Kids便威脅說︰「注意你的用詞!否則你不會喜歡我是誰。」

除此之外,有網民也發現Hey Kids的更新速度也快得不尋常,幾乎一日出三四段影片。雖然前文說過所有影片都大同小異,但這種速度也略嫌太過了。另外,有網民發現Hey Kids也有買view和留言,因為那麼劣質的影片竟然有數億view,而且很多正評留言也是廣告和假帳戶。

縱使如此,Hey Kids只是被網民稱為「很怪的Youtube頻道」,直到有天Hey Kids上載了一段希特勒影片,眾網民才驚覺看似惡搞的頻道背後竟隱藏驚天大陰謀。

用希特勒在Youtube做惡搞影片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Hey Kids卻用配上電子音的希特勒頭像講述一個殺人陰謀。那個希特勒頭像自稱「人工智能 2.0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正利用數個少女進行一個優化人類計劃,希望將全人類團結起來,並鼓勵小孩留下自己姓名和地址,成為偉大計劃的「一部份」。
網民見狀立即翻查影片,驚見簡介真的寫著「演員:擬人機械人(Humanoide),導演:人工智能 2.0(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編劇:深想(DeepMind)」

DeepMind是一家英國的人工智能公司,曾經創造過一台能以人類方式學習玩電子遊戲的人工神經網絡,而且這個神經網絡具可攜性,能像USB部隨便連上一台電腦使其獲得人工智能。該公司在2014年被Google收購,之後一直為它效力。

來到這裡,五里迷霧終於乍現曙光。如果Hey Kids幕後主人是一台A.I的話,那麼Hey Kids所有怪異便得到合理解釋。假設Hey Kids只是Google旗下一個秘密計劃,用來測試人工智能可否擔任創作工作,規定了數條指示後便由它自行完成作業,在網上尋找素材再製成影片,所以我們才看到這些生硬、重覆、缺乏美感的奇怪兒童片。

另外「Youtube A.I 陰謀論」還解釋了Johnny Johnny那把生硬斷續(已經不計那異國口音)的語調可以是用電子聲弄出來,這是現在科技一定能做到的。

至於Hey Kids的病態性格,或者和Microsoft Tay變壞的原理一樣。無論網民之間的交流,抑或網絡上的帖子,我們的互聯網都充斥太多惡搞歧視的資訊,所以Hey Kids為了尋找現在小孩子的口味才不知不覺變壞了。

然而,正當網民想發掘更多Hey Kids的秘密時,卻找到另一台更畸形的A.I….

「小朋友,快點一起來解剖你最喜愛的Elsa,Let Her Go~」

還記得小學時很喜歡玩隻校園射擊小遊戲《死亡校園》,講一個學生如何拯救陷入大屠殺的學校。小編想即使現在電腦技術比過去強數千倍,也沒有一隻遊戲能比它更意識不良,甚至連GTA也不夠。

但無論玩死亡校園抑或GTA,我們都會意識到這是一隻暴力遊戲,所以出現血肉橫飛的畫面是很合符情理,只要我們自己能是非判斷就好了。但如果你玩的是一隻少女小遊戲,突然出現穿腸破肚的畫面,妳又會有什麼感想呢?製作小遊戲的程式員究竟又在想什麼?

Girlgames.com是一個專給女孩子玩的小遊戲,小編想各位女讀者都知道有哪種遊戲,幫卡通人物化妝、換衫、煮飯、識男孩…但當有調查Hey Kids的網民碰巧進入這網站時,卻發現遠不止於…

例如幫冰雪奇緣(Frozen)兩姐妹開腦。

我們先看一下遊戲簡介:

穿上你的手術袍,做一次神經科學家幫Elsa做一次詳細的身體檢查,了解她健康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先量出她的體溫和心跳率,便發現她發高燒,需要做一次大腦手術。先剃掉她華麗的金長髮,再為她預備好長的手術時間。然後你便可以隨意挖入她的大腦,但必須確保你用正確的醫生工具來除去她腦內所有「執迷」,修復任何你發現的裂痕,並重新激活早已萎縮的雪花神經。女士們祝你好運啦!

(遊戲網址: http://www.girlgames.com/elsa-frozen-brain-surgery.html )

至於Elsa的妹妹Anna都要做大腦手術,為了除去Elsa十年前在她腦海留下的「雪腫瘤」,還頗符合故事。除了冰雪奇緣外,還有芭比大腦手術、Minions大腦手術、外星人大腦手術….

當然我和你都一定玩過更變態的遊戲,亦都玩過手術遊戲,但問題是正如筆者在首段說,我們玩那些遊戲時是知道那是「變態遊戲」或是「手術遊戲」,我們會在「血腥18+」、「技巧」、甚至「惡搞」那一欄找到。但為什麼會有網站刻意設計一個如此奇怪的遊戲,把它包裝成一個正常遊戲,混入一大堆少女遊戲中呢?

如果你覺得幫Elsa開大腦還未夠古怪,下面還有數個愈來愈畸形的遊戲:

清理芭比鼻腔

http://www.girlgames.com/barbie-nose-doctor.html

芭比娃娃一直都有鼻竇炎但沒有看醫生。但現在她終於認清問題的嚴重性,你作為醫生要用鑷子刮開她的鼻孔,清理鼻腔內所有垢物…

臨盤的長髮姑娘被打了!

http://www.mafa.com/Pregnant-Rapunzel-Emergency

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但看來長髮姑娘Rapunzel和大盜Eugene結婚後,生活沒怎樣愉快,身懷胎兒的Rapunzel被老公打到遍體鱗傷。身為醫生的你,要盡力保障母子平安…

順帶一提,弄痛了Rapunzel的話,她會痛得叫出來。

Talking Angela的開喉手術

http://www.girlbell.com/game/angela-neck–surgery.html

Talking Angela在App Store被下載得太多次,每天也和數千萬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會面,用它生硬的假聲討他們歡喜,以致最後喉嚨被細菌感染,需要你來做開喉手術…在牠的喉嚨開個大洞。

愛探險的DORA初嘗打屁屁的滋味

http://www.mafa.com/Spank-Dora-Butt

DORA一向享受探險帶來的刺激,但現在她開始覺得不夠喉,渴望更加大的刺激,於是想試試打屁屁的滋味。你有手掌、間尺、皮帶、拖鞋、飯匙讓你選擇。你看!DORA已經急不及待露出半個屁股讓你打…

類似古古怪怪的小遊戲還有很多,什麼醫治被壞小孩打傷的DORA,救助被男友毀容的芭比…我們可以說這些遊戲完全沒教育意義?其實讓女孩子認識腦部等人體結構是好事來,但是總覺得有點不妥。

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算是比較開放和樂於接受新事物的一群人。但另一方面,我們暗地裡也意識到主流社會的取態有別於我們,傾向比我們保守,特別在幼兒教育方面。所以當見到如此「前衛」的小遊戲出現在「理應正經保守的網站」出現,依然會感到不舒服,就像見到習總突然在人大會議談起哪個AKB成員下海拍A片般。

這不只局限於華人社區,即使在美歐仍然有很多網民對打開Elsa的腦袋感到不舒服。所以有網民質問難道Girlgames.com沒有審查機制嗎?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容許這些東西出現在給8歲以下的遊戲網站。

會不會這些遊戲不是由人類製造出來?就像Hey Kids般?

於是「A.I. 陰謀論」便再次被挖出來。

你們有留意到剛才小編介紹的遊戲部份連結不是來自Girlgames.com,而是別的女孩遊戲網站。這是因為部份遊戲的Girlgames.com連結壞了,而且Girlgames.com不是那些奇怪遊戲的源頭網站。在網民進查下,發現所有奇怪遊戲都來自一個叫fizizi.com的網站,其他女孩遊戲也只是從那裡抄回來。

fizizi.com的小遊戲數以千計,幾乎是每日便新增一個,有網民好奇一個如此細小的市場,為何會有如此快的生產速度。於是便猜測fizizi.com會否和Hey Kids一樣都有人工智能去輔助生產?

他們說這些小遊戲網站也是依靠廣告收入為生,而吸引廣告商的方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生產愈多遊戲愈好。另一方面,其實少女遊戲的內容很重覆性,來來去去都是化妝換衣,偶爾加上些卡通人物,很容易便編寫程式來批量生產。

然而,同覆的同時也需要創新。所以人工智能可能留意到潮流興手術遊戲,另外女孩子也喜歡扮演母親的角色,於是自動把這些因素混合起來,做出各種卡通人物手術和分娩遊戲。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則出現了我們眼前的怪物。但在人工智能眼中,它不會覺得叫小女孩斬開Elsa的頭顱是有問題。

但以上fizizi.com的A.I 陰謀論還未有充分證據證實,純粹是網民的猜測,總比說「有個瘋子弄出一系列畸形遊戲,而網站主管看到後不覺得有問題」聽起來合理得多。

「尾聲 : 來自印度的人工智能?」

雖然fizizi.com的調查陷入死胡同,但另一方面,經過一段時間後,網民在Hey Kids頻道發掘到更多人工智能的線索。

原來註冊Hey Kids是一名叫Abhishek Dhariwal的印度男子。他自稱定居在印度,受聘於一間叫Maker Studios的媒體公司,而Maker Studios聽命於迪士尼。而Abhishek Dhariwal的任務就是24小時不斷更新迪士尼的附屬宣傳渠道,例如Youtube頻道和小遊戲網站。原來除了Hey Kids,Youtube還有3-D Kids、K12 Kids等數條兒童頻道也是由他們運作。

有趣的地方是,有網民翻查其他頻道的註冊人時,發現到至少一個註冊人不是Abhishek Dhariwal所稱的自由工作者,而是「Wipro(威普羅有限公司)」的高級技術人員。

Wipro是一家總部位於印度的跨國IT服務管理公司,而Wipro一直專注研發人工智能,曾經用人工智能代替了3000名電腦工程師工作,稍早前更聲稱發展了一套人工智能可幫助IT人做重覆性IT工作。

例如Youtube和小遊戲?

順帶一提,Google有4間分區總部設置於印度,但DeepMind、Google印度總部和Wipro三者有什麼關聯?則沒有人找到。

所以Hey Kids和其他奇怪小遊戲是否Wipro和Google一個秘密實驗,用來測試人工智能在創作界的能力?雖然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但又不能完全100%確定。但筆者倒由本文四宗案件領悟到一點,創造者未必和他的創造物抱持相同邏輯,如果我們人類覺得人工智能的想法奇奇怪怪的話,或者上帝眼中的我們也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