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冇愛國歌?(三)愛香港嘅源起

亦舒係《筆友》(按:收錄係《精靈》之中)裏面寫過,「我在外國讀過幾年書,有經驗。相信我,人到外地是會變的,漸漸思鄉,在家不值一顧的東西,到了異國,立刻變得刻骨銘心… … 動不動彈吉他唱起我的中國心我的中國肺這種歌來,滑稽得要命,現在想來,真笑大了中國嘴。」的確,七八十年代,香港認同初次成型,係本地發展暢順。久居香港,未必會感受到身份認同嘅珍貴。

真正認識身份認同,往往係由同外國比較開始。所以許冠傑嘅《鐵塔凌雲》,以遊子嘅口吻,描述巴黎鐵塔、富士山景、自由神像、以及檀島灘岸做引子,再問「豈能及漁燈在彼邦?」雖然歌中未有直接描述香港,但係以四個知名景點,襯托對香港嘅愛,其實就係「野花不及家花好」嘅講法,一切盡在不言中。

《鐵塔凌雲》係1972年成曲,當時香港先啱啱起飛。到左1982年,僑居海外已達十年嘅陳美齡唱《香港香港》,就以「香港,我心中的故鄉,這裡讓我生長,有我喜歡的親友共陽光」開始,以港僑嘅身份講香港嘅好。

《香港香港》其實係好傳統係頌曲,描述「路上人在跑,趕呀趕,幹勁令我欣賞」嘅經濟活力,所以「山頂看小島水裡躺,處處換上新裝。看看那海鷗飛過自由港,海邊看小島穿晚裝,處處耀眼生光」。雖然香港已經變得繁華,但係吸引歌者嘅,仍然係一份遊子嘅愛:

「香港 香港 你那色調難忘
香港 香港 載有我童年夢想
香港 香港 叫我不易遺忘
香港 香港 你永遠是尋夢鄉
香港 香港 你那色調難忘」

正係因為日常接觸唔到,先會更加珍惜家園。到左現代,依種唔捍衛就會失去嘅心態,唔單止海外港僑會感受到,就算本地居民,亦因外來壓力,發現香港嘅身份認同得來不易。由「難忘香港」到「捍衛香港」,其實係得勢利導嘅自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