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標入曲,係愛國歌曲常見手法。韓國國歌《愛國歌》開頭一句係:「直到東海水枯,白頭山岩石朽爛,天保佑我疆土!願我大韓萬萬歲。」就直接歌訟東海同白頭山。所以既然東方之珠係香港幾十年來嘅稱號,故此講起香港頌曲,都會諗起《東方之珠》。

1981年電視劇《前路》,就由甄妮唱主題曲,係粵語版嘅《東方之珠》。後來1986年,羅大佑再寫左華語版嘅同名歌曲。兩首歌都係以東方之珠為本,但係兩者嘅願景,卻係天南地北。

甄妮嘅版本,講明「若以此小島 終身作避世鄉」,用以香港為家嘅眼光去睇香港。因此,依首歌睇到「此小島外表多風光,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一方面歌頌香港嘅繁華,但亦睇到香港嘅矛盾。陋巷,到左今日就係劏房,其實香港一直發展,都始終未能照顧所有人。頌曲唔一定要只讚不彈,反而指出己方嘅問題,更加顯得貼地,更能吸引共鳴。

因為視野貼地,所以歌曲嘅願意亦好簡單:「新的生活新的奮鬥,鬥志化為強勁力量」,「群力願群策東方之珠,更亮更光!」只係好簡單嘅齊心建設香港。時代轉變,「更亮更光」嘅定義當然會隨之改變,但係歌曲要求以自己嘅方式愛港,卻係放係任何時空都係合嘅願意。

羅大佑嘅版本,則以「小河彎彎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開始,其實就係北來旅客嘅心態來寫歌。所以只睇到「夜色深深,燈光閃亮,東方之珠,整夜未眠」嘅表面繁華,其實係走馬看花。

亦因為歌者嘅身份係北來旅客,因此歌曲嘅願景,亦係典型嘅大中華願景。「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講嘅就係香港久經殖民,理應充滿悲痛。所以,香港應該「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依種英殖係痛苦,回歸係解放嘅思想,正正就係港中矛盾最深層次嘅心態分別。


冇英治嘅話,香港依然係依附廣州嘅漁港,亦逃唔出深圳河以北上百年嘅政治風暴。更加唔會出現四小龍經濟奇跡同粵語文化黃金時代。因此,要求香港銘記華人傳統,唔好變成新加坡果隻四不像,筆者可以瞭解。但係話香港喊足五千年,就真係奇怪嘅事。

而且,北來旅客認為自己係帶來溫暖:「東方之珠,擁抱著我,讓我溫暖你那蒼涼的胸膛。」作為女性,見證左依幾年北來旅客係點解提供溫暖,其實我覺得依一句已經接近性騷擾。

近年某方勢力不停吹捧某一個版本嘅《東方之珠》,就係因為遠至1986年,已經有依種配合所謂「主旋律」嘅統戰歌出現。所以文化傳承,就係要將真正代表我地嘅聲音,再次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