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成熟嘅國家,除左國歌之外,經常都再有幾首其他愛國歌。係政治昇平嘅年代,一般民眾未必全部識唱,但係總會記得大約意思。愛國歌最後目的都係歌訟對民族嘅愛,但係單單講愛,會變得單調無聊。故此,每首歌曲都會特定方面,伸延民族論述。幾首愛國歌加埋,就將民族故事描述清楚,成為國民教育嘅一部份。

經典嘅愛國歌,背後總有段故。唔少都需要經歷時間洗禮,逐漸為民眾接受之後,政府或者社會先會追認為正式民族頌曲。二三百年前,當歐美建構民族故事嘅時候,流行文化以詩篇或聖詩為主要形式,故此歐美嘅愛國歌曲,唔少都來自詩篇或聖詩。到蘇俄式政黨立國,文藝為國家服務,故此寫出唔少紅歌。但係因為宣傳對象係普羅大眾,風格同用字都刻意通俗,儘量貼地。歷史上有兩首《蔣公紀念歌》,就係因為第一首用文言入詞,普通人讀都未必讀得識,要唱出來更加係冇可能,所以先要再寫一首通俗版。

所以愛國歌曲,往往係由果個時代最通俗嘅方式傳世,再經去蕪存菁而成為經典。係過去幾十年,最通俗嘅方式就係現代流行曲。香港嘅已有優勢就係我地嘅流行文化係七至九十年代經歷左一次黃金時代。當中部份作品,如果一直承傳,係可以變成香港人身份建構嘅一部份。

當然,香港身份認同成型不過係一代左右嘅事,而且因為外力壓迫,我地冇時間慢慢俾過去文化沉澱。時間洗禮最大嘅作用,就係將作者或原唱者與作品嘅距離拉開,令到納入某首作品嘅時候,唔駛再考慮原唱者嘅個人立場。但係好多關於香港嘅頌曲,原唱者仍然在世,而且部份嘅政治形象,早已經同佢地唱愛港歌嘅時候唔同。所以整理香港頌曲,難處就係點解將原唱者同作品分離。

好彩嘅係近十年其實香港已經出現作品傳承。一開始,翻唱作品嘅目的係向前輩致敬,仍然將作品同原唱者直接掛鉤。到後來,部份作品由年輕歌手翻唱,係年輕世代回響更大,就開始沖淡原唱者嘅影子。然後出現嘅男歌手翻唱女仔歌、女歌手翻唱男仔歌、以及大幅改變編曲,以全新曲風改唱,唔少作品已經出現好幾個版本,係文化層面,已經唔再專屬於原唱者。

而且,如果因為原唱者就將好歌埋沒,先至係中咗對方嘅計謀。香港難以統戰,除咗前人遺留嘅政治制度,實際上就係流行文化嘅影響力。我地主動放棄傳承,只會損己利敵。故此,未來幾日,我會發文討論幾首歌頌香港嘅作品,期望能夠拋磚引玉,引起討論。係「今天我」、「站在人海」、「天有光」之外,其實仲有好多歌係愛港歌曲嘅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