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禮上致辭,提到「一帶一路」將延續古代絲路精神,成為和平之路,是「流淌著牛奶與蜂蜜的地方」。

「絲路精神」從來就不和平!張騫出使西域,是配合漢武帝「斷匈奴右臂」的軍事策略,旨在聯絡西域各國,勸止他們與強大的匈奴結成同盟,威脅漢室邊防。至於鄭和七下西洋,有傳是成祖為了尋找建文帝下落,殺人滅口。史家向達、尚鉞則認為,下西洋目的在與海外番國結盟,圍堵帖木兒帝國。和平之路?根本與史實不符!

再看鄭和用強硬手段對付不肯向明室稱臣納貢的國家,「這些開拓事業之所以名垂青史……依靠的不是堅船和利炮,而是寶船和友誼」完全荒謬。堂堂大國,在國際面前說謊話,還要振振有詞道:「不會干涉他國內政,不會輸出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更不會強加於人」誰願意相信?

關於「一帶一路」是一條死路,《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一篇評論文章 (Xi Jinping’s Silk Road is under threat from one-way traffic) 分析得很清楚。文章指,一些中國公司利用「一帶一路」的名義擺脫國內資本控制,並且以國際投資的名義把資金轉移國外。反過來,想與中國做生意的歐洲國家,往往因中國對市場的限制及制度障礙,減損投資和進口意欲。中國對外投資和出口遠超海外對中國的投資和進口,隨時令「一帶一路」變成一廂情願。中國花費大筆金錢和資源,卻換來血本無歸收場。

身兼全國政協常委的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更有以下見解:「現在建設『一帶一路』的主要動力來自我們自己,如果沒有對方的配合,沒有對方的需求,這個經濟帶能建設起來嗎?」無獨有偶,2010 年倡議「復興海上絲綢之路」構想的陳思亦云:「我在 2010 年提出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時候,原意是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各類項目的民間合作,這樣透過市場化操作,雖然慢但是可靠,但現在一切都變味了。」

習近平決定「加碼」硬推「一帶一路」。同時,工程項目爛尾的消息一個接一個。斯里蘭卡科倫坡港、緬甸密松水電站、委內瑞拉高鐵……有謂「一帶一路」終淪為「國際大白象工程」,未嘗沒有道理。

國內有大量貧窮農村不理會,一味「打腫面皮充闊佬」。隋末,河北山東大水,人民三餐不繼,煬帝依舊遠征高麗、擺出帝王排場遊江都,卒之遭絞殺。前車可鑒,習近平最好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