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表示,香港在 2047 後,要麼維持「兩制」,要麼走向「一制」,主權問題則沒有可能「重新討論」。

其實,「兩制」抑或「一制」,港人 (特別是年青一代) 都不見得有出路。

維持「兩制」,現時大陸來港工作的「尖子」日漸增多,他們普遍持有多個由外國著名大學頒授的博碩士學位,香港學生則只有一個八大院校頒授的學士學位,部份甚至連大學都考不到。自由市場推崇機會平等下互相競爭,一比下去,年青港人必定被邊緣化,往社會底層直墮。兩餐溫飽尚且成問題,莫論其他。

又大陸富商及其家眷坐擁大筆不明來歷的金錢,香港房地產市場容許自由買賣,他們乘機大手購入私樓,年青港人卻因工資追不上首期,公屋輪候不到,被逼屈居劏房,甚至瑟縮街頭。食環署逐漸「城管化」,露宿橋底隨時被驅趕,出路?不見得有。

走向「一制」,問題更加嚴重。即使你和另一半硬著頭皮儲蓄供樓,2047 到來,中共經濟一沉不起,難保彼不以「徵地」、「強拆」逼迫閣下補交高昂的地租地價。還未計法院淪為政治工具、示威遊行宣洩怨氣不允許、銀行存款被充公,庫房遭淘空……這將會是暗無天日的未來。

「現時考慮 2047 問題是太早,因為中國與香港的社會發展很快,未來發展難以預見。」梁愛詩當然不希望大家想 2047,苦思力索發現左右是死,爆發港版陳勝、吳廣起義,試問無能的傀儡政權如何承受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