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將一啲結論,先放係前頭:

「大家都以冒犯嘅言語,去博取大家嘅焦點,再包裝係『直腸直肚』來掩飾自己的冒犯。」

依個係依家網絡生態,無論係網媒好,還是無議席政客好,甚至網民好,都係咁樣,因為佢地知道,將啲冒犯說話,放係水面,就會產生爭議同罵戰,同時就會引人反擊,產生花生,吸引更多人睇。

呢啲好似叫「炎上行銷」

喺香港,依啲無自我約束嘅地方,呢種方式係必然發生,因為佢地唔會諗後果,同責任,就算個啲人知,個啲網媒知,都唔會停,因為呢個係利益所在。道德?食得架?

網民可以匿名發言,係人類一種可貴嘅自由,但係一濫用嘅時候,就會成為一種惡行,我成日講自我約束,就因為咁樣,我知,好多人會不以為然,佢地覺得自己,只係行使「言論自由」,但心底裡,就覺得係:「網上講嘢,我洗驚你?告我丫笨。」

我已經唔知,香港幾時開始有一種「冒犯等於直言」嘅錯覺,但我肯定嘅係,香港已經無左「同理心」同「尊重」,因為有嘅話,點會講姦劫案係「勞資糾紛」,「抵死」呢啲說話呢?而且仲覺得無錯個下,先係問題,甚至公開討論:「你條女被人姦左,你會唔會分手先?」

好多人,都覺得以前講嘢尺度大好多,點似依家咁,一下就性騷擾,一下就冒犯,其實我會諗起黃霑好爛口,都會講咸濕笑話,但佢知道乜嘢係底線,咩場合,咩對象先會講,而唔係依家,無視一切咁講嘢。依家尺度細左,原因係:「大家嘅資訊同知識增加,所以有啲位,由以前嘅習慣變成冒犯」,例如馬克吐溫嘅《頑童流浪記》,以前講Nigger(黑鬼)係佢在生嘅時候,係普通嘅稱呼,到今日就成為一個忌諱,係咪代表黑人玻璃心先?

好多女仔,有時會放啲人約炮,撩援交嘅Cap圖,但我見到,有好多人個焦點,唔係話撩人個啲,而係話啲女仔:「鬼叫你咁著」,「你放自拍相就預左」,「又要做烈女又要做淑女」,「你唔好扮啦你根本就享受咁樣。」,「咪又係到收兵。」

而對於班騷擾嘅人,大家就唔會著墨,甚至有次我見過:「條友點知你姐,你著成咁,搞到佢諗錯都好正常架哦,下次你著返好啲啦,你唔想俾人騷擾,就唔好影呢啲相,知唔知咩叫食得咸魚抵得渴?」

有時候,大家講嘅女權撚(黑人問號??好似用錯字,但我見啲人用撚……),性解放者個陣,我覺得佢地唔係要完全平權,又或者女性至上,而係想要返啲自由:「你地唔好下下用下體思考」又或者「我著得性感,唔代表我想搞嘢」,呢個又係自我約束嘅事,有人令你有性幻想,或者產生性慾,以前係會放係心,又或者放係銷左房門後嘅右手到,甚至化為追求對象嘅動力,而唔係立即谷精上腦,成為一種行動或說話,甚至性騷擾,甚至為呢種行動辯護,因為以前嘅人,知道呢啲叫冒犯,而依家好多網民,講呢啲叫直接,率性而為。

因為民智提升,所以我地先會知,有嘢係錯,有嘢要更正,有嘢係另一些人忌諱,人係進步緊,有快有慢係必然,而唔係將二千年前嘅社會觀察,放返係依家,就認定人民唔可信,人民唔需要太多學識。呢個就係依家個問題:「每當有人指出問題,人就會用以前就係咁,來避免改進和否認問題。」

可惜嘅係,網絡係縱慾嘅地方,係政治上,日日網上打飛機,世界得一個真理。係男女關係上,視男盜女娼,全部都係雞。總之現實唔講得,唔做得,所有忌諱係網絡解放,就係網上講到盡,唔會留口,有錯點解要認?點解要改?反正網絡係匿名,點解要約束自己?最大問題係:「講下姐。」所謂嘅風氣,就係不斷講,講到大家都習以為常,令人覺得無問題。

老實講,呢個風氣就好難改,特別係香港呢啲咁壓抑嘅地方,所以我對一啲網媒,啲「無權嘅打飛機政客」,佢地知而不做,甚至鼓吹,又或者言行不一,滿口仁義道德,實則就作惡多端,甚至有啲人係:「擺明我係小人,我係無道德架啦,我係鍾意興風作浪,用爭執中換取利益。」當你指責佢然後擺出一副:「下?我淨係放上黎俾大家睇,你有嘢嘅都可以講:)」

責任?以身作則?算吧啦。

當網絡真小人同偽君子,都同時四圍走嘅年代,自我約束,就好似一把枷鎖,反而害左自己,但如果對住呢啲嘢,都要解放約束,無底線對付佢地,往後面對更大的問題,仲可以點做呢?

香港嘅現實係要隱藏真我,收埋自己嘅慾望,啲人再係網絡發洩出黎,大家係網絡會盡情釋放,將自己黑暗面放大,放大到無以復加,直到因此受害,先會收手。

自由永遠有好,有壞,一旦失衡,受害嘅係全部人,每個人講嘢思考多兩三秒,諗多少少嘢,俾多少少同理心,尊重多少少對方,其實會好過啲。

可惜嘅係,我望住啲討論區,啲網媒,部份KOL同無權嘅打飛機政客,我地就只可以做好自己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