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商郭文貴自從逃離中國,潛逃到美國以後,一直受到關注。4月19日,郭文貴接受美國之音直播節目專訪,中途竟遭美國之音之高層勒令停播,並傳出這是受到中國外交部與美國白宮的雙重壓力,引起嘩然。一直以來共和黨對華立場旨傾向比民主黨來得強硬,如今美國之音這個官方傳媒竟然公然干涉新聞自由,中斷一個控訴中共高層貪污的直播訪問,無論背後有無白宮或中國外交部的直接施壓,皆令華府尷尬,更讓對華立場表面上強硬的特朗普威信盡失。美國之音中文部自冷戰時代以來一直是傳播反共意識的前鋒,如今竟然向中共俯首稱臣。

郭文貴說了甚麼令中國外交部要向美國政府及其官媒美國之音施壓呢?郭文貴所謂的爆料如果只是說甚麼江派團派核心人馬貪污了多少的話,根本不會引起關注,因為這些新聞大家聽得太多了。他的「爆料」之所以引起中共恐慌,是由於他把反貪大旗手、習近平的愛將王歧山家族的貪污內容爆出,令當前中共的反貪運動失去正當性。無論中共習、王是否已經鬧翻,中共當然不希望讓國民及外界知道大力推動反貪的王歧山原來不是海瑞,而是徐階。

可是,對我來說,令人震驚的,並非郭文貴的爆料內容,而是大家對郭文貴爆料事件的反應。

首先,是西戎媒體對郭文貴事件的反應。他們身處在世界的邊緣,與世界的文化中心相去甚遠,對於郭文貴的爆料內容或是中國的貪污問題莫不關心,尚算可以理解的。魚缸裡金魚不會關心抹香鯨怎樣潛入深海,鳥籠裡的麻雀不會關心綠頭鴨怎樣飛到漠北。當然,你可以斥責西戎說:「中國的貪官都把你鄰居的房子和土地買光了,你還不關心中國的貪污問題嗎?」他們只會回應你一句「你別胡扯,CNN沒告訴我」,然後繼續關心「脫歐」與「特朗普推特最新推文」這些「重要議題」。可是,令人震驚的是那些特朗普反對者竟然沒有把美國之音中斷郭文貴直播一事大力炒作成為攻擊特朗普對華政策的議題。CNN、華爾街日報等傳媒不是對特朗普恨之入骨的嗎?怎麼他們不抓緊這次機會去攻擊特朗普投共呢?美國英文媒體竟然將事件冷處理成「中國審豪爆料」,將中斷直播一事輕輕帶過。那些只懂英文、只信那幾間媒體報導的西戎自然就對直播中斷事件沒有反應。西戎媒體到底吃藥了沒有?

其次,是香港部分媒體對郭文貴事件的反應。當然,港台等漢語世界關心中國貪污問題是理所當然的,一來問題比較切身(中國貪官在香港買了多少樓房、物業、公司等等,大家心中有數),二來大家都會說漢文這高等而複雜的語言,在沒有中國那種新聞封鎖的地區接收得到的資訊當然比較多。可是,香港人的反應實在太慢。直播中斷一事發生在4月19日,直到這個星期(5月3日)香港的傳媒才開始煞有介事的炒作。這種遲純真是令人震驚。更令人震驚的是,香港蘋果日報的報導焦點並非落在美國之音打壓新聞自由,而是落在郭文貴談及香港被換血殖民一事。郭文貴對蘋果記者說最少有3000個中國國安和警察在香港執法,還在銅鑼灣和火炭建立了指揮中心。然後一眾黃絲感到異常震驚。這有甚麼好驚訝?去年銅鑼灣書店的李波不就是已經在香港被綁架到中國去嗎?今年才剛結束的特首選舉裡,《熱血時報》不就是拍到了解放軍人員暗中監視曾俊華助選活動嗎?Old news is so exciting!難道你們這群港豬昏迷了十九年,現在才驚醒中國的國安和警察就在隔壁嗎?

當然,郭文貴攻擊王歧山家族貪污,確實是精采,值得關注。但比起中國那些人所共知的「貪污內幕」,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之音公然向中國外交部低頭,中斷了一個直播的訪問,打壓新聞自由。如果美國這個身處世界邊緣的國家自稱為民主自由之大國,就絕對不應容許新聞自由受到外國勢力干預。奇怪地,目前對於美國之音打壓新聞自由反應最大的,大部分都只是海外華人或是翻牆的中國親美網民。香港雖然亦有關心郭文貴事件的聲音,但他們的焦點竟然是落在郭文貴談及香港被殖民的事實。無論是活在世界的中心,還是活在世界的邊緣,思想受制於白痴傳媒的白丁,總是佔了社會的一大部分。或許我不應因為這些白丁的反應而再感到震驚,因為白丁的智力本來就是士人無法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