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98 週年紀念,金紫荊廣場如常進行升旗儀式,但昔日北京知識分子揭櫫的「德先生」(民主) 和 「賽先生」(科學),香港究竟還承傳著多少?

范婦人日前表示,未來五年「831 框架」不會改變,反對派若堅持廢除,重啟政改「無得傾」。言下之意,落實雙普選成為遙不可及的美夢。民主幻滅,基本自由遭蠶食。大陸學者倡議就《基本法》第 27 條釋法,限制港人發表本土論述 (包括《香港革新論》一類溫和觀點) 的自由。銅鑼灣書店李波、林榮基「被失蹤」,反映港人人身自由也被侵犯。殷海光說:「自由是民主底真實內容;民主是自由底較佳形式」。敢問香港狀況如斯惡劣,哪裡有「德先生」的蹤影?

至於「賽先生」,儘管 STEM 教育甚囂塵上,有消息指香港大學擬於明年取消兩個主修學科 – 天文學、數學及物理。基礎理論科學不穩,開口埋口創新科技而能成功者,未之有也。又每樣東西都可付諸試驗,想像力得以自由發揮,科學才會有進步。偏偏自由心靈給「愛國愛黨」、「一帶一路」捆綁,創新從何談起?「賽先生」日漸褪色明矣!

五四精神所餘無幾,「五四事件」中政府對青年學生的尊重,於港共身上亦不復見,年輕政治犯身陷囹圄。「外抗強權,內除國賊」,今港共反其道而行,唯北京主子之命是從,急於出賣港人利益。

黃之鋒到美國出席聽證會,慨嘆道:「當我 79 歲時,是否已看到民主來臨?」垂垂老矣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則一息尚存,反覆哀求英國政府:「不要令黃之鋒這一代再次感到失望。」慨嘆哀求背後,揭示香港正處於彌留之際。

「五四運動」雖屬鄰國事,但箇中精神、口號,仍舊值得重提,對我城起死回生有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