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須有?

早前青年新政的游蕙禎、梁頌恆,以及三名他們的前議員助理,各被控去年十一月在立法會大樓內非法集結案,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在庭外有支持者到場聲援眾人,當中一位支持者展示一塊寫上「莫須有」的橫額,而我看到後即場嘩一聲,需知道「莫須有」解作「應該有」/「難道沒有嗎?」,對於這位前網台主持的舉動實在看不透及曲直難分,今天本文就引「莫須有」嘗試分析岳飛死因。

現在我們所認知的岳飛一生背景,百分之九十九出自岳飛後人岳珂的天馬行空科幻式歷史小說《鄂國金佗粹編》,基於政治正確的情況下,宋孝宗以後的北伐主旋律下岳飛地位開始高漲,再由元朝人編寫的《宋史》則採用《鄂國金佗粹編》的資料,導致今天岳飛的歷史地位泡沫化。我先舉其中兩個例子來証明岳珂的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在岳飛與金人的郾城及穎昌大戰中,岳飛親自寫奏章上朝廷「……自辰時至午時,血戰數十合,當陣殺死萬戶一人,千戶五人。賊兵橫屍滿野,約五百餘人……」這裡明確由岳飛親筆寫明殺敵五百人,但岳珂為誇大祖先的功績,刻意捏造寫成五千人。

另一段捏造歷史就是所謂朱仙鎮大捷,大破金兀術,宋史《岳飛傳》(取材自《鄂國金佗粹編》)「岳少保以五百騎破吾十萬,京城日夜望其來,何謂可守?」五百騎兵能夠擊破十萬的正規大軍嗎?先不論就算十萬人只向前奔跑也輕易衝散區區五百人,實際上當時金朝與南宋實際能動用的全部軍力也不會超過十萬人,根據《金朝本紀》:「起初時,甲兵未嘗滿千。太祖攻遼,諸路皆會來流水,只有二千五百。出河店之戰,兵始滿萬。然護步答岡之役,遼兵號稱七十萬,金兵仍不過兩萬。以後兩路伐宋,每路也不過三萬人……」

南宋理宗年間馬端臨的?文獻通考?卷一五四:「建炎中興之後,兵弱敵強,動輒敗北,以至王業偏安者,將驕卒惰,軍政不肅所致。張、韓、劉、岳之徒,究其勳庸,亦多是削平內亂,撫定東南耳,一遇女真,非遁即敗,縱有小胜,不能補過。」在金朝與南宋戰爭初期,金軍總動員就是六萬人,所以才會在中原建立兩個傀儡政權,希望也漢制漢,金兵數量出自金朝內部資料,而南宋的評論文章可以見到,中興四將平平南宋內亂倒還可以,但遇金軍總是輸多敗少。就算朱仙鎮大捷是真實存在(虛構戰役),金人主力也不會超過十萬人,還需要分開數路作戰,破十萬就是金人全部家當,就算沒有岳飛其他宋軍也能一路掃平女真人了,所以《鄂國金佗粹編》中所謂秦檜與金人有密約殺岳飛換取議和其實是站不腳又缺乏佐證。

宋朝立國宋太祖曾秘密傳下誓碑在太庙之中,歷任宋朝登基皇帝都必須遵守,就是「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的人,子孫有違此誓者天必殛之(皇天擊殺)」所以在整個北宋年間從沒發生誅殺朝臣個案,直至宋欽宗登基殺童貫等人,宋徽宗頗有微言,認為不詳。在《松隱文集》卷26中宋徽宗以誓碑一事告之宋高宗,希望他引以為戒。所以宋高宗在位三十六年,雖然不算嚴格遵守祖訓,但處死士大夫也只有三次,第一次是處死張邦昌等降金者,但那是李綱堅持一定要殺的,第二次是殺陳東、歐陽澈,但高宗很快後侮還言:「……猶未足欲稱朕悔過之意。」第三次是殺岳飛、岳雲等人,這一次他意志堅決毫不後悔,認為這些人死不足惜,當時岳雲罪不至死,秦檜等人還按律法上書要求改判流放,但宋高宗不允。

高宗為何痛恨岳飛,不外乎三個公式說話,第一是他主張迎接徽、欽二宗危及高宗皇位,第二身為武將干涉皇帝立儲及第三因為議和需要而殺岳飛。第一個論點站不住腳是首先提倡要迎回二帝是高宗提出,當時高宗勢力已穩,二帝縱是回來又怎能影響到高宗地位。第二的確是令高宗很不悅,是間接原因。第三根本就可笑至極,有歷史記載岳家軍真正擊敗金人戰役就兩場,殺死的數量加起來就一千人,對於金人有何影響,岳家軍在南宋最豐功偉業就是打漢人,平南宋民變及偽齊國。

當年高宗由楊州逃至杭州,遇上苗、劉之變,這二人皆是武將出身很早就投靠高宗,卻因為利益問題擁兵劫持高宗迫其禪讓,幸得張浚聯合韓世忠、劉光世等人救駕,雖然高宗能夠復位,但卻令他懼怕這些擁兵自重的軍閥,當時南宋局勢未穩民變四起,朝廷收入不夠支付這些軍隊開支,文官全部都需要減薪節省開支,武將卻擁兵割據搶掠,不管是張浚、韓世忠、岳飛、劉光世也好,軍紀都異常敗壞。根據《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及《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兩書引述,高宗為了建立一支自己可以御駕的親兵,他選擇了當時地位較底的岳飛,所以岳家軍是完全由朝廷給予充足經費,由這時開始岳家軍的紀律開始嚴明。

註:《永樂大典》卷6524、《梁溪全集》卷87、卷104、《宋會要》食貨64之79、《要錄》卷98、《水心文集》卷22等皆有記錄高宗為籌措岳家軍軍費,弄得如何地方貧困苦不堪言。

後來岳飛占據鄂州和襄陽等地,一方面自己經營該地包攬官員任命及該地區稅收,一方面對高宗的軍餉也來者不拒,軍隊數量也由三萬人增加至十萬之眾,甚至比劉光世等人的軍隊量還多,這讓高宗對岳飛既不滿又不安,於是高宗與近臣部署第二次的杯酒釋兵權。第一個目標就是劉光世,劉光世倒很識趣交出兵權,然而岳飛及張浚二人俱想吞併劉光世部隊,卻因二人互不相讓來了一個折衷方案,劉光世部將帶兵數萬及民眾十餘萬向偽齊投降引起了南宋震動。

註: 岳飛據地自治資料可參考《中興小記》卷二十八紹興十年五月。「時吏部差鄂州巡檢而湖北宣撫司不許其上,御史中丞王次翁奏劾之。壬辰,上曰:“天下之事當謹其小,小之不圖,積習浸久,將有大於此者。次翁所論深明國體。”,乃令詰問宣撫司。」及《宋史王次翁傳》:部差李泗為鄂州巡檢,而湖北宣撫使不可,次翁言:“法令沮於下,而不知朝廷之尊,漸不可長。”帝令詰宣撫司。

真正開始令宋徽宗想殺岳飛是准西救援戰,金國主和派抬頭,完顏昌與南宋答訂和約,甚至無條件歸還河南、陝西等地,主戰派完顏宗弼發動政變將主和派全部處決,背棄之前的和議出兵取回割讓出去的領土,順道南下深入南宋腹地,與宋軍劉錡對峙,當時宋高宗命韓世忠、張浚、楊沂中、岳飛等人急援劉錡,劉錡、楊沂中二人在柘皋之役重創金軍,高宗得報甚喜命張浚要乘勝追擊,韓世忠等人配合夾擊,而岳飛部隊卻遲遲沒有動身不願配合,導致後來宋軍的濠州大敗,宋高宗認為假如岳軍能夠如期抵達戰場配合應可將完顏宗弼主力盡殲,這裡反映宋高宗這個人應戰則戰應和則和,實際在高宗執政年間,他從金國奪回秦、隴、洮、環、鞏、熙、河、蘭、會,商、虢、陝、華,唐、鄧、陳、蔡、許、汝、嵩、海、泗共二十二州,反而宋孝宗執政主戰時,這二十二州全部喪失,有六個州是主動割讓。

註:《建炎以來系年要錄》:「高宗知道金兀術恥於順昌之敗,復簽兩河兵,圖謀淮西,將來需要張俊統大兵。詔張俊前來,叫他讀《郭子儀傳》。」(這裡說明在淮西戰役對於高宗是如何期待)
《三朝北盟彙編》:“是役也,岳飛不出兵為聲援,朝廷憾之”。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初,敵之入犯也,上命飛以兵來援,飛念此前每勝復被詔還,乃以乏糧為詞。最後上御札付飛雲’社稷存亡,在卿之舉’,飛乃奉詔移兵三十里而止。及濠州已破,飛始以兵至舒蘄境上。故張俊與秦檜皆恨之。”(兩段皆記錄岳飛無視皇帝急詔,刻意拖慢腳步前往戰場)

後來岳飛被捕下獄,過往高宗對岳飛的種種新仇舊恨都爆發出來,也將過往所有岳父犯過的錯誤也”執正”來做,當時岳飛有三條罪名。第一條在淮西戰役中臨軍征討,稽期三日者,按宋朝律法”斬”。第二條指斥乘舆,情理相切害者,就是曾經背後中傷皇帝及第三條以密書促部下張憲假傳金兵南下或兵變迎岳飛出獄。不過也有說法是在第二次杯酒釋兵權中,張浚及韓世忠皆願意交出兵權,反而岳飛不欲交出軍權,亦不想留在京城返回兩鎮經營,所以高宗是懷疑他的忠誠而決定拿他來開刀。這就是秦檜口中的「莫須有」罪名(難道沒有嗎?)

註:《王次翁敘紀》:「紹興辛酉,虜人有飲馬大江之謀,大將張俊、韓世忠欲先事深入,惟岳飛駐兵淮西,不肯動。上以親札趣其行者,凡十有七,飛偃蹇如故,最後又降親札曰:『社稷存亡,在卿此舉!』飛奉詔,移軍三十里而止,上始有誅飛意。」(這說明宋高宗是淮西之役對岳飛起殺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