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新聞鬧得沸沸揚揚『谷阿莫』的新聞,這個事件我們可以延伸出非常非常多的問題,或許我們該一一重視?或許不,繼續當個自己開心就好而危害他人的渾蛋?

第一:我們的社會,對電影產業缺乏認知。

這似乎不是什麼大新聞或大真相,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情,電影本身的複雜程度是難以比喻的,以我們時常提到的幾樣東西,就自成一門學問:鏡頭、演員、配樂、劇本、故事接續、導演整合、燈光、色彩等等,我還沒說完呢,電影是個非常特別的東西,祂有無限的發展空間,上至科幻下至歷史,之中還能涵納八大藝術中的其他七種藝術類型,電影之中可以有人畫畫、唱歌、雕刻、建築、寫作、跳舞、戲中戲等等,你/妳問為什麼市面上的電影都端不出好菜?試問,妳/你所定義的好菜,是你/妳的個人喜好,還是客觀的藝術價值,還是商業利益?

第二:我們的社會缺乏責任感。

我們的思維,難道只到自己快樂就好嗎?我們在自己快樂之前,也就是上網看盜版甚至使用之前,為了便利而闖紅燈亂停車之前,我們是否想過,行為背後會帶來多大的震盪,為多少人帶來可怕的後果,有嗎?真的有嗎?還是只是想想,但想到自己如果這時候如果不闖這個紅燈,不看這部電影的話,會失去的東西跟別人會有可怕的後果的機率成反比,而下了決心去賭,做這個行為,失去什麼?又得到什麼?我們都知道得到什麼,但不知道別人失去什麼,有的人失去工作的機會,因為大眾對電影文化的認知,都停留在幾分鐘內看完,而非去細嚼慢嚥的體會演員配合劇本跟導演,完整演出的感動,電影變得廉價,鏡頭變得死板,故事變的制式,還期待什麼不一樣的電影嗎?

線上看播放的那一瞬間或許就讓一個導演打消了拍一部電影的念頭,因為盜版猖獗,拍電影幹嘛?沒人要進戲院看,看了也看不懂,要看幾分鐘看完一部電影的那種視頻來看懂,更別提那種視頻的製作過程有些法律漏洞,我們可悲嗎?一些影評人的影評雖然沒有太過深刻,但至少都有參考價值來幫助自己思考,我們需要的是過程,不是答案,這一直以來社會大眾都知道的教育理念,但自己都貫徹不了,又要期待別人有什麼改變?惡行循環從哪裡開始?從國民政府遷都來台?從白色恐怖的開始?從民進黨執政?從自己出了社會夢想都隨之破滅?總是有個怪罪的客體對象,難道我們都沒發現嗎?如此明顯又愚昧的矛盾思維,難道我們都視而不見嗎?

獨立,買房買車,工作,上班下班,都不是負責任的表現,而只是一種對外在社會的回應跟回饋罷了,真正對自己負責的人,是對於每件事情的求好心態,今天一個人上班,上班抱怨態度不佳,他對自己負責嗎?今天一個人買車買房,違建又圍停,他對自己負責嗎?我們的責任感存在於自己開心這件事情的背後,而我們永遠都停在自己開心這件事情上。

這兩件事情,是谷阿莫會紅的原因,你說他幽默嗎?酸,是幽默嗎?說一個角色的死亡,犧牲奉獻背後傳承出的遠大理念完全沒有提及,你說這是幽默嗎?連搞笑的稱不上,何必那麼認真?這個問題我聽到耳朵要爛掉了,一個產業衝擊性的影響,你說我不認真嗎?會這麼說的人,絕對不是電影產業之中的一份子,都只是隔岸觀火的烏合之眾。

給腦粉的話:就像谷阿莫說過的,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我們無意去干涉別人的喜愛與否,但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有些責任感,今天是對的事情,可能會因為時間變成錯的,但錯的事情,當下就絕對是錯的,不要在用一些單薄的立場去維護自己的娛樂來源,不要說誰是聖人,誰又不是,這種放棄希望的可悲意志,完全失去一個做人的價值,要放棄自己的自由意識,何不去當螞蟻?沒有”人”應該放棄”變得更好”的這種念頭,這是非常非常多電影都有提及過的內涵,不知道谷阿莫有沒有說過。

雖然我知道這個社會大多數的人都不是什麼聖人,但不應該每個人都放棄成為聖人的希望,因為聖人,本身並不是什麼可恥又可笑的思想,反諷自己在社會上的難看吃相,在職場上的弱肉強食,並不會讓我們的人文發展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