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含有劇透,敬請讀者留意。

《日常對話》拿到柏林的泰迪熊獎後,成為台灣第一位榮獲此獎項的電影,而我是膚淺的觀眾,抱著因國際獎項的電影,前去觀賞試映會上的《日常》。在觀影後讓一個不容易被煽動情緒的我,忍不住落下眼淚,一般劇情片是刻意用劇情結構煽動觀眾情緒,而此紀錄片是誠懇真實豪不掩蓋,自然而然的流露鹽水到我的淚腺裡。日常對話是一部能夠多方面探討議題的紀錄片,議題是每個觀眾都時常遇到的,從同志到親情都能跨出任何文化的差異,深深感受電影的威力。《日常》的形式簡單,卻如此深刻的電影。

此片的製作橫跨了90年至2017才將電影完成並且成功上了院線。(其實在去年短版《我和我的T媽媽》有在電視上播放)相較於短板節奏比較明快,較於概括性、精簡,讓電視機前的普羅大眾易於消化,片子的名稱也相當直白。長版的《日常》或許稍教沈長,但情感的表露更加深化,較長的鏡頭更能醞釀情緒,因此韻味十足。

導演黃惠偵本人以一種非常客觀的態度去拍攝去看待這場經歷的所有人。從小因為跟母親的生活條件無法跟正常的人一樣受到教育,卻要跟母親一起去跳牽亡這個不被重視的職業,加上母親是同志導致自己幼小心靈的羞愧。但成長和思想上的成熟,也漸漸理解自己錯誤的想法,片裡一段因訪談媽媽的女朋友,才發現媽媽為了迴避過去事實,因而只能說女兒不是親生的,這在一般人眼裡可能會久久不能釋懷。但導演卻能跳脫自己的角度去看母親的處境,導演的客觀精神也實在令人佩服,甚至在映後黃導演講談中,她竟然能夠原諒她自己的父親,了解片中舅舅說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種傳統價值觀的逼迫。父親也何嘗不是被這不自由的意識型態給逼婚,讓一個本來就不顧家的性格,卻進入了一個需要自主的家庭裡。

到了同志議題,她因巧合訪問一位媽媽的前女友,導致其他前女友紛紛抱怨:「為何不來拍我」,想一滴不露的揭示對媽媽的不滿,因此在因緣巧合下,電影的訪談完全都不加修飾的全部束諸出來母親的追求過程與戀愛過程,火熱的愛情跟一般異性戀完全沒有任何差別,她們的對話也為影片添加了不少幽默、娛樂性質。片中也透過外甥女觀看兒時對阿嬤質疑是男還是女?而外甥女思想成熟後能夠習以為常的看待阿嬤的性向,透露出現代人的價值觀已經對同志現象的接受不再像以往那樣封閉,也不需要任何寬容同情,應該像看待正常人一樣看待同志。

全片的高潮點是因母親長期的沈默,不擅表達自身情感,時常出門在外與朋友相聚。只有在飯桌上才與家人能交談。因此導演想透過拍片過程試圖層層剝開母親被壓抑的心,將與對方的愛表達出來。看片過程不僅感慨還好媽媽有這種女兒,雖然飯桌上的交談媽媽是不斷迴避,而女兒勇敢的面對才能夠將籠罩在回憶陰影之下的母親拉上陽光普照的內心世界。雖然飯桌上因為不被外在干擾,因此架三台攝影機開機,無人操作,運用了簡單的特寫、中景、特寫、中景,但對話的內容張力完全掩蓋了技術的不足。影片最後導演安排幼小的女兒對阿嬤說:「阿嬤妳愛不愛我」。阿嬤免強的回答:「愛你,愛你」。這是一種突破,對溝通防線的突破,相信導演拍完此片後,家人之間的隔閡能夠漸漸縫合。

電影的角度相當相當廣闊,以上是小弟以自己有限的知識範圍做出角度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