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於 1976 年的中環郵政總局,見證過英治香港的輝煌歲月,為一重要歷史地標。港共政權竟然要將它遷拆,美其名曰發展,實際是去除集體記憶。難道幾座商場和寫字樓真的非建不可?英殖歷史真的如此惹人討厭?

前政協主席李瑞環 1995 年曾發表「紫砂茶壺論」,形容英國對香港的經營,猶如紫砂茶壺中的紫砂。去掉了紫砂,茶壺還有什麼價值?偏偏新一代中共領導人,乃至港共傀儡政府不明白此道理,先清拆天星、皇后碼頭,現在連郵政總局都不放過,同時伴隨是大陸化、自由法治沉淪、民主進程停滯,香港不成香港,此何嘗為「一國兩制」之原意?

香港郵政拒絕遷拆,親共學者紛紛強調中環缺乏商業用地,政府如批出該地段興建商廈或住宅,庫房收益會更大。敢問:(1) 庫房已經水浸,港共有批出該地段興建商廈或住宅的迫切需要嗎?(2) 集體回憶、人文歷史的價值難道不如庫房收益?花費數千億興建港珠澳大橋、西九故宮就可以,保存一歷史建築就不可以,這是什麼道理?

或許,令港人遺忘歷史,喪失既有自豪感,心甘情願做北京主子的奴隸,只知沉迷物欲享受,自私自利,才是中共終極盤算吧!看見那麼多人不怕戰爭威脅堅持到南韓旅遊,用匪語交談而不以為恥,中共確實成功了,成功在:香港人自己一點一滴地親手把香港斷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