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除夕特別熱鬧,除了情緒高漲的青少年,天真爛漫的兒童、深沉敦厚的中年、銀髮慈祥的長者,都以自己的方式等待時光的過去、新一年的到來。瑋津在這一天也暫時放下媽媽的身份,和好友一起大肆慶祝。自瑋津結婚產子以來,她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照顧女兒,難得丈夫主動叫她和朋友敘舊,她當然要好好放鬆一下。

「喂喂,現在什麼時候了?」

「還有三分鐘就凌晨零時了!」

「好!為了慶祝新的一年和瑋津的生日,我們乾杯!」

正當瑋津準備將杯中的香檳一飲而盡時,後面有人輕輕拍她的肩,瑋津轉個頭去看,一班穿著整齊制服的人站了在她後面。

「什麼事?」瑋津感到莫名其妙。

「小姐,我們是健康局的職員,請問妳已年滿十八歲嗎?」

瑋津說:「滿了又怎樣、還沒滿又怎樣?」

對方說:「未成年人士喝酒的話,會對身體做成很多不良影響,包括記性較差、影響神經發育及行為控制、較有可能因飲酒而作暴力行為或受傷、較有可能濫用或依賴酒精、影響學習表現;酒精不提供任何營養,大部分酒類含糖量亦很高,所以容易致肥,也會阻礙營養吸引導致營養不良;當血液內酒精濃度太高,更會令神經系統中負責維持呼吸、心跳、體溫等的部分便會停止運作,可導致突然死亡。」

瑋津心裡也很訝異這個人能記下這麼大段獨白,她的回應只是反問:「你們聽到大家的歡呼聲嗎?」不等對方回應,瑋津繼續說:「大家的歡呼聲代表已經踏入一月一日,根據本小姐的身份證,在你剛剛大放厥詞的時候,我已經年滿十八歲了。」說完瑋津出示了她的身分證,一月一日出生的她果然剛剛年滿了十八歲。

瑋津笑說:「浪費了你寶貴的力氣,辛苦了。」對方無言,只得黯然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