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龔自珍曾有名言:「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猶太人滅國二千年,維持民族統一,靠嘅係猶太教同《舊約聖經》。而《舊約聖經》,其實就係神話化嘅猶太歷史。香港將來結果如何,好在乎我地依一輩可唔可以將香港固有歷史,傳承俾下一代。

龍應台係《百年思索》裏面寫過,文化承傳有如捧住薄薄嘅瓷器接力賽跑,稍有不慎,就會跌得粉碎,又要從頭開始。運動處於低潮,敵人士氣高漲,隨時發動下一波攻擊,更要明白自己嘅歷史任務就係小心翼翼咁保留歷史,等待黎明。深圳河以北,就係連最後一點火苗都已熄滅,故此一旦交流,就發現大家文化觀念已經愈走愈遠,難以再視為自己人。假如我地一輩保留唔到歷史,再下一輩就算仍然講廣東話,寫繁體字,都只會係徒具虛名嘅「新香港人」。

傳承歷史,著書立說只係第一步,更重要係口傳心授。試想,係古代未有文字之前,歷史就係靠口述,一代又一代覆述之後,先至累積到知識,最後化成文明。係家族層面,每年春秋二祭,清理墓園、拜祭袓先、分配祭品,看似行禮如儀,但係實際上就係令後輩親近袓先,形成心理紐帶。之後再覆述袓先事蹟,後輩更有感受,先至會承傳袓先嘅觀念,變成家族文化。

香港開埠176年,經歷嘅歷史唔少。1841年1月26日開埠日、2003年6月23日沙士除名日、1941年12月8至26日香港保衛戰,都係我城獨有嘅歷史事件,而且影響深遠。興幸依一兩年,逐漸有心人開始自發紀念,真心希望會逐漸擴張,成為新一代嘅集體回憶。就算唔得閒出席實體活動,係依幾個特別日子,自發同三五知己,默哀一分鐘,緬懷先賢付出,都已經係傳承嘅一種。

係未來嘅日子,政治風暴仍將持續,而且打擊或會愈來愈嚴重。只要維持信念,先有可能捱過未來嘅歷練。係失望灰心之際,請記住香港人係點樣以靭力,捱過保衛戰、捱過沙士,先至輪到我地一代,接棒面對挑戰。亂叫「暴政必亡」,只係港豬行為。但係「亢龍有悔,盈不可久」,就係歷史必然。只要靭力贏過對方,總會等到合適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