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將五十年前發生的「六七暴動」真相還原。製作過程中,導演兼監製羅恩惠發現,香港歷史檔案館只留下 21 秒沒有聲音的無關痛癢的片段,以及零碎的文字描述。重要文件、錄像幾乎全數不見。她懷疑:「要這些東西消失的人,一定來自很高層。」又憂慮:「如果按這個邏輯,日後關於雨傘運動的檔案紀錄,你猜還會剩下什麼?」

極權主義者為了方便管治,往往對歷史進行竄改甚至刪減。奧威爾著名小說《1984》有一句名言「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要竄改、刪減歷史,銷毀一些關鍵檔案自然少不免。小說裡有真理部收回載有老大哥錯誤預言的《泰晤士報》,現實則有港共把大量官方紀錄銷毀,包括有關「六七暴動」的。

政府檔案處前處長朱福強指出,97 主權移交後,檔案處被架空,「(港共) 派較為聽話嘅行政主任入去檔案處做事」,好讓資料遭銷毁。他認為,長此下去,香港官方記錄歷史時會「一片空白」。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笑忘書》說:「人類對抗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

中共及其傀儡政權要掩飾過去惡行,建立管治正當性,同時令港人貼貼服服為其賣命,過飽吃拉撒睡的畜牲生活。它因此對摧毀、掩埋英治歷史無所不用其極。

港人要反抗,首先要守護好自身族群的歷史,不能仰賴官方,應由民間做起。

《消失的檔案》現正透過眾籌集資以作社區巡迴放映。假如事成,帶來的回響相信絕不亞於去歲的《十年》。

《十年》製片人伍嘉良評價:「《消失的檔案》是反思歷史的重要作品,值得支持。觀眾要話畀外界聽,香港人其實想睇咩,唔好令呢類作品越黎越邊緣化,甚至消失。」

此時此刻,反思「六七暴動」,宣揚香港歷史,確實有必要。伍氏講得非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