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世界地圖與政治

喜歡收藏地圖的人應該聽過多年來學界關於平面地圖投影方法的論爭。由於地球為球體,難以用平面的地圖表示,因此地圖學家利用數學模型提出了各種「地圖投影法」去繪制平面的世界地圖。

在眾多投影法當中,圓柱投影法當中的麥卡托投影法(Mercator projection)過去甚為流行。麥卡托投影法由地理學家傑拉杜斯·麥卡托,法蘭提斯於1569年繪製世界地圖時提出。然而,進入二十世紀,麥卡托投影法世界地圖被批評嚴重誇大了南北兩整陸地之比例。面積達到7,692,000 平方公里的澳洲明明比面積只有2,166,000 平方公里的格陵蘭大3.56倍,卻在麥卡托投影法地圖上看起來面積還不到格陵蘭的一半。於是1855年蘇格蘭牧師雅各・高爾提出新的繪圖方法,將赤道放大;後來1967年德國電影製片人亞諾・彼得斯亦提出相同主張,於是出現了高爾-彼得斯投影法(Gall-Peters projection)。

1569年麥卡托的世界地圖
現代的麥卡托投影法世界地圖
高爾-彼得斯投影法世界地圖

不過地圖投影法之爭似乎只集中考慮投影地圖與實際地形大小之差異,卻沒有考慮一個問題:到底平面地圖的中心是甚麼。如果你仔細看一下上述幾幅西方的世界地圖,就可以發現他們的世界地圖跟我等在東亞常見的世界地圖相去甚遠。先看一下面幾幅世界地圖。

中華民國教育部的世界地圖

 

共匪政權的世界地圖
日本的世界地圖
韓國的世界地圖

東方與西方所繪製之世界地圖有一明顯差異,就是「地圖中心」之位置。平面地圖必有中心。首先,在美學上,世界地圖總會避免把歐亞大陸或美洲大陸分成東西兩邊,要不然會很難看。於是西方的地圖就以本初子午線居中。自然地,歐洲和非洲就被置於「世界中心」之位置,而北美洲與亞洲看起來被分割東西兩邊,相去甚遠。同時,東亞忽然被置於地圖的角落,「遠離中心」。然而,東方的地圖卻把地圖中心大概放在東經160º之上。不過東經160º所過之處大都是海洋,沒有陸地。於是我等就把目光落在最接近東經160º之大陸,那當然是亞洲和大洋洲的澳洲。東亞和澳洲就成為最接近「世界中心」的位置,歐洲被放在泰西之角落,美洲則遠在極東之處。

東方和西方兩種世界地圖的設計,反映了兩種世界觀:東方中心主義與西方中心主義。在兩者之間絕無「中立」可言;一旦你把地球投影在平面的世界地圖上,你就一定要定下一個中心點。這完全跟現實的地形大小或位置無關,而是完全取決於繪圖者的主觀角度,而繪圖者的主觀角度則決定了讀者的觀察角度。若我看見東亞居中的世界地圖,我當然會留意東亞;若我看見歐洲居中的世界地圖,我當然會留意歐洲。這是無可避免的偏見。

世界地圖是對世界的客觀描繪,然而亦無法逃避個人主觀之觀察角度所構成之限制。「誰是世界中心」之問題並非一個民族主義的問題,而是切入觀察世界的角法問題。角度不可避免,偏見不可避免,硬是要假裝中立去逃避「立場」,最終只會陷入不可見、不可言之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