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第五屆行政長官選舉以林鄭777票當選拉下帷幕,一眾黃絲薯粉呼天搶地,高叫「這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與林鄭的支持者 — 包括曾為雨傘站出來的前學民成員,一眾口裹說不而身體卻很誠實的與林鄭Connect的年輕人 — 相映成趣,為這場荒謬的小圈子選舉更添一份荒唐及趣味。

經過這一件事,相信有更多人認為香港不能有民主或是香港人根本不適合用民主的方法選出統治者。香港人不看政綱,只看包裝。薯片叔叔支持立廿三條及重啟831政改,然而黃絲卻把他捧上天,奉他為「民主之父」,只因公關做得好,偶然說幾句人話,在港中大戰中支持香港,就認定他是救世主。至於支持林鄭的港人,理由更簡單:她是女人、她很強硬、或是有油水可撈。而胡官的支持者,不過寥寥可數。

其實香港應否有民主,一直被討論。反對的人提出許多論點,其中最具說服力的大概是香港人並不具備民主需要的公民意識(也就是他們不懂投票或會投出搗亂香港的人)。香港人本來就沒有被教育成關心社會,熱愛民主自由的公民。在港英時期,香港人能參與政治事務的機會很少,政治一直都是精英的事,與百姓無關。在六七暴動之後,港英政府雖擴大公共服務以及公民的政治參與,但上層的管治沒有被開放。港英政府的教育也是刻意的「非政治化」,單純培養實用的公務員以及經濟人材,養成香港人利字當頭,只著眼經濟的思維。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代議政制急速發展,仍不能在短時間改變香港人的政治冷感,加上回歸後的臨時政府,更是把冷水潑落港人頭上。政治對港人來說是多麼浪費精力時間而又無甚回報的,何不花時間努力工作,早日上樓呢?

到了近年,梁特管治有方,港人的政治參與度大幅提高:國教、香港電視發牌(勉強也能算是吧)、雨傘運動、旺角事件,看來公民是覺醒了,希望守護香港,爭取自己香港人的政府。但這場特首選舉就像一道照妖鏡,把這幻象打破,港人重新回歸基本步。他們要的不是真普選,不是民主,而是曾俊華 — 一個他們心中的救星。他們像追逐偶象般追逐曾俊華,以種種反智的𠝹票論,唔撐曾即撐林鄭論維護偶像。香港人的公民覺醒僅是如此,要說「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形容這個情況更適合。

有人歸咎這個情況是因香港人與中國人同出一源,沒有西方植根的重視個體自由的價值。他們對於自己選出領袖,更渴望天降一個強人,實行開明威權統治,就像在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但前題是那個人的包裝要好。香港人不要自己的選票,只要還有辦法騙自己生活安穩,政府怎樣欺壓他們也可以。尤其是在世界各地,民主政府腐敗不堪,他們面對嚴重的經濟危機,如歐洲的歐元危機,又屢屢有貪污醜聞,人民不再信任民主,而「香港不需民主論」又變得更強烈。「政府沒有效能不就是因為人民反對政府施政嗎?」一個香港的中產說著。「你看人家新加坡的政府做事多麼好,你香港每天都吵吵鬧鬧,怎會進步?」一個退休的公務員搖頭道。香港尚且只有一部份的立法會直選,政府就已經有如此缺陷,如果實行立法會全面直選,一人一票選特首,看香港應該會立刻被上海深圳爬頭,成為二流的城市。

的而且確,民主不是完美的制度,他有可能造成政府施治效能下降:政府頻繁的更替,利益團體的坐大,政策更易被拉倒。這在歐美國家上已經得到印證。加上,香港人未必有很高的公民意識去理智投票,但作為普通百姓,我們應該追求民主,因為它是人民的救命草。16世紀末出生的英國保守派政治哲學家湯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把國家定性為提供秩序與法律,讓人們逃離自然狀態的龐然巨物,人物對其要絕對忠誠,只有當人民的生命受到威脅,才得以反抗。在那個時候,霍布斯的思想被視為反動,因為他反對君權神授的想法,但放在現今,他的想法顯然落伍,因他的利維坦難以被駕馭,忽視權力分立。即使是這麼偏離現代民主的社會契約,他都向我們點明了國家是由人民賦權而成的,人民的生命安全應受保障(因國家的初衷是保護人民)。但實際上一個不是由民主制度產生的國家或政府會是怎樣?那就是其對人民的壓逼不會受到制約。港共政府不向市民負責,而僅需執行中共的指令。李波事件、七警案、雨傘時的武力等等,都向我們顯示香港並不再安全。即使受到人民批評,也沒有問責官員因而下台。就算發生再荒謬的事,太陽仍是會照常升起,我們這些升斗市民都是無say的。我們確確實實地身處在這個危險的地方。

有一次與朋友A談起香港的民主,他除了痛斥泛民們永續社運,並非為港人爭取民主外,他還由衷地羨慕新加坡的社會,他說:「像新加坡這樣,個個有屋住,誰要民主?」我當時就在想,我會想住在新加坡嗎 — 一個經濟自由,超過八成人有組屋,但卻不能嚼香口膠,還有可能受政治逼害的地方。我不想,儘管新加坡政府廉潔,效率高,卻是一個家族的皇朝,抹煞人民百姓反對的聲音的政權。當余澎彬在網上發表對李光耀的不滿,他馬上被捕;當反對黨領袖指控國會的不是,便被告至破產。相比新加坡的高效,台灣的民主更讓人羨慕。台灣或許並非一個理想國度,其政府甚至予人雜亂無章的感覺,但他們的人民能靠手上的選票保護自己,在適當的時候把執政黨踢下台。這就是台灣可貴的地方,也是為甚麼台灣人願意付出那麼多去把民主換取來。

最近發生的事使人很失落,民選立法會議員被禠奪席位,旺角事件示威者被判罪,CY2.0的林鄭當選新一屆特首,但這些事情告訴我們香港需要民主。我們不用為政府思考。我們擔心民粹主義,擔心政府運作不善,擔心像英國脫歐這樣的事發生,但我們更應擔心香港大陸化,港人的生命財產被視如草芥。當一個政府無法保護市民,它還算甚麼?我們可以失望,但不應氣餒,我相信未來的五年,會有更多事發生。我不知道現在我們有甚麼具體的事可做,但至少我們應努力尋找真正的民主之路,不要再被泛民愚弄。充實知識,盡可能影響身邊人,我想這已是我們當下最該做的。民主的價值就是讓政府受人民的檢示,無論港人是否聰明的選民,民主總能保障更多人,或是在需要改變的時候改變。香港自開埠以來,就與中國走不同的歷史分岔路,香港的民主發展可能有時走錯路,有時走回頭路,但我相信香港人值得有民主,而香港亦會最終迎來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