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之後:泛民再不能反對23條立法

林鄭月娥在2017年3月26日之特首「選舉」中以777票勝出,曾俊華僅得票365票,而胡國興更只得21票。林鄭勝選乃意料中事,無論成報、大紀元及蘋果如何吹捧曾俊華,亦於事無補。中共本來就是一個妄顧民意的獨裁政權。中共會煽動群眾搞鬥爭,會在中國大陸裡操弄民意,但民意從來只是維穩工具,而非統治之考慮因素。只有港豬一廂情願、痴心妄想,認為民望大幅領先的曾俊華必然會得到中共支持。

選前預測賽果是無謂的,選後分析香港政局卻是有意義的。林鄭上台後,故然會加快推動赤化殖民香港。但我比較關心的是曾俊華如何利用自己手上匯聚得來的政治能量。

眾所周知,是次三名特首候選人皆支持23條立法,而林鄭和曾俊華更是支持人大831決定。在政治立場上,曾俊華非常保守,非常建制。只是泛民不講立場,不講論述,既然一早就跟自由黨等商界約定了「anyone but CY」的大原則,他們就落注在「最高勝算」的建制派候選人身上。這個ABC原則隨著中共迫令梁振英放棄競逐連任,就馬上受到衝擊,因為他們失去了梁振英這個鬥爭的對象。於是泛民和商界馬上要把修改原則,改為「anyone but CY 2.0」,將林鄭視為梁振英的「正統繼承者」,然後將林鄭視為鬥爭的對象,於是推舉曾俊華去鬥林鄭。結果支持23條立法的曾俊華竟然成為以反對23條立法起家的公民黨改撐的候選人。「反對23條立法」本為泛民之道德底線,如今一場選舉竟然在民主黨和公民黨兩大黨的妥協下徹底潰散。「喂阿哥」長毛無法入閘以惟一一個反對23條立法的候選人身份參選特首,其左膠盟友更因為投白票而反過來受到泛民支持者的唾棄,又被蘋果日報的肥佬黎公開批鬥。左膠嘗試守住泛民本來的道德底線,結果反受千夫所指,完全失去政治能量。

問題在於敗選的曾俊華如何處理手上的政治能量。在最後關頭,本來力撐他的商界甚至自由黨盟友皆屈服於中聯辦等中共勢力下,出賣了曾俊華。泛民選委就成為曾俊華得票的主要來源。曾俊華這個支持23條立法的人忽然成為了泛民的圖騰,匯聚了一股來自泛民的政治能量。根據熱血時報的電話民調,曾俊華在選前的民意支持度一直高達八成;若然假設曾俊華選後不退出政壇,而在報紙寫專欄做個高級KOL,甚至參選立法會補選(像陳方安生一樣),那麼會對香港政局有何顯著影響?就是令23條立法暢通無阻,將泛民由反對23條立法引導到去爭取一個合泛民心意的23條法案版本。

這基於三個假設:(一)曾俊華不退出政壇而不返回建制,(二)曾俊華沒有放棄來自泛民(即肥佬黎)之政治能量,(三)曾俊華沒有改變其支持23條立法之政見。第三點前設成立的可能性最大。第二點視乎曾俊華與肥佬黎為首的泛民政客以後會否保持同盟關係。站在肥佬黎和泛民的立場來說,短期內他們仍然要依賴曾俊華這個圖騰作為領導他們的「虛君」,畢竟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過後,整個抗爭力量已經潰散,而肥佬黎又利用蘋果日報在極短時間內把他本來力捧的戴耀庭、羅冠聰、梁國雄等人逐一擊倒,泛民實在是缺乏一個能夠在政治低壓下凝聚支持者的政治明星。不過站在曾俊華的角度,是否放棄來自泛民的政治力量則在乎第一個前設是否成立。如果中共決定安撫曾俊華,讓他當個政協,或是加入林鄭的政府(例如中策組),或是曾俊華自己決定退出政壇,那麼他當然不會繼續做泛民的圖騰。但如果他選擇繼續留在政壇而中共又不為他在建制內安排位置的話,他就只能走陳方安生的舊路,利用泛民的政治能量,做一下泛民的虛君。不過,一旦他變成了泛民的象徵,而他又不放棄支持23條立法的立場的話,他就必然會把整個泛民的立場由反對23條變成支持一個泛民版本的23條立法。結果就是「夾實」泛民支持23條。

若然曾俊華索性退出政壇,對就簡單得多。泛民把大量政治能量投資在曾俊華身上,但曾俊華在選舉之後卻消聲匿跡,令一眾泛民支持者變成雷曼苦主,血本無歸。於是肥佬黎只好大費周章,在立法會補選時馬上找一個新的政治明星,但為時而晚。肥佬黎為首的泛民系統已經浪費太多時間在特首小圈子選舉身上,又跟2016年立法會選舉才剛吹捧上台的新左膠鬧翻,補選注定是泛民左膠各不相讓,結果兩敗俱傷。但更重要的是,泛民一下子失去了曾俊華這圖騰,又未有能找到新的圖騰代替,那麼在反對23條立法的時候,泛民能夠推舉那個人去做新的政治明星,帶領泛民反對23條,或是主張一個泛民版本的23條立法呢?須知道林鄭是個強硬的人,她絕對不會把23條立法一拖再拖。如今香港抗爭力量潰散,正是23條立法禁絕港獨的好時機。泛民現在潰不成軍,無法重整旗鼓,非常依賴曾俊華這種人物。偏偏如果泛民繼續依賴曾俊華去做政治明星,就會反過來被曾俊華夾實,被迫要支持23條立法,鬥爭目標就由清晰的「反對23條立法」被轉移至模糊的「爭取泛民23條方案」,陷入與建制派就23條條文的泥漿摔角之中,處於劣勢。無論曾俊華結果是否繼續從政,繼續保持與泛民的盟友,我等幾乎可以肯定泛民已經不可能再對23條有任何還擊之力。由於本土派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後已經失去原來的政治能量,任由泛民去搞抗爭了,現在泛民竟然潰不成軍,連堂堂正正反對23條立法也說不出口,看來林鄭在立法會補選結束後推行23條立法時將會暢通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