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八十後喺香港土地土長嘅你,成長路上耳邊周不時迴蘯住以下嘅說話:「讀文科搞藝術冇前途架。都係實際啲讀番商科啦」、「有時間就温下書啦。打咩機踢咩波(隨便代入任何讀書以外嘅活動),嘥晒啲時間」。

好啦,反正你自問冇才能冇大志,普通人就應該安安份份跟大隊,現實啲讀下商科囉。好唔容易到大學畢業,你總算搵到一份人工唔太高、做得又唔係好開心嘅工作,但同時又慶幸喺咁嘅市道都能夠有份穩定收入。「喂,現實係咁架啦,馬死落地行,為左生活咩都要做格」。之後為左溝女、結婚、上樓、旅遊、美食、子女等等,你又發覺淨靠人工唔夠駛又唔夠smart, 應該錢滾錢,於是就學下投資炒呢樣嗰樣。選科、工作、投資,呢啲都唔係基於你嘅志向嗜好,但現實就係錢最重要,而搵錢就係正路,有咩錯?

係,一切都只不過由現實出發,揾食啫。而香港主流社會一路都話你知,現實係需要妥協,妥協就需要取捨,取捨好多時就代表要放棄原則或夢想。你唔明?證明你唔成熟。就係咁,你喺社會嘅歷練下選擇成為一個背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無敵擋箭牌嘅成年人。

直到2014年年底,爆發左個大型政治運動,參與者向政府提出一連串極唔現實嘅要求,誓言爭取唔到落實真普選就賴死佔街唔走。突然間你深受感召,真係有如醍醐灌頂咁,覺得人原來又真係唔可以似條咸魚咁冇夢想。於是79日裡面你奔走喺金鐘同銅鑼灣嘅街頭上,好忘我咁同大台領袖、身邊戰友們一齊灑汗灑涙(但冇灑血),不顧現實咁去追夢、去高舉理想、去雞蛋撞高牆。你認為,呢個絕對係香港嘅奇蹟,而你正正就係奇蹟嘅一部份。

依段時間裡面,你雖然坐到好攰好頽,但係「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比起番工放工不知踏實幾多倍,身體同心靈都有返久違咗嘅少年活力。可惜雨傘運動冇成功爭取到任何嘢就結束咗,得到嘅只有你胸口頸項同facebook頭像上嘅黃絲帶。由街頭撤退,留低一句「We’ll be back」後,作為成熟嘅香港人,你開始反思、開始用番熟悉嘅價值判斷黎重新計算理想與現實之間嘅成本回報問題,最終你明白奇蹟係可一不可再,現實始終需要妥協。「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唔係,你自問係從感性番番理性啫。

時間好快嚟到2017年特首選舉。你當然知道呢個係小圈子嘅假選舉,但你嘅不屑好快就俾其中一個候選人徹底改變。冇錯,佢就係曾-俊-華!你知道佢係建制人士,你知道佢話831係法律,你知道佢會立23條,你知道佢講過港中問題只係香港人內部唔和諧所引致,但佢實在太charming啦!佢同你一樣都講貼地潮語,選舉論壇上又將英式紳士嘅從容同機智表露無遺,幽默金句連珠炮發,又會幫對手起花名,呢一切都令你忍唔住拍爛手掌大聲叫好,記憶中你對上一次咁情不自禁係睇黃子華棟篤笑果時。之後你喺旺角(係,你最唔鍾意嘅旺角)同西九龍中心見到佢落街,更加切身感受到佢有如和煦太陽嘅親和力,一見傾心,忍唔住捉住旁邊阿黎太隻手高呼:「華仔華仔我哋支持你!」

自此你就開始密切留意特首選舉。你計一計數,斷定Donald Trump同巴塞反勝嘅奇蹟完全冇可能發生喺胡國興身上,於是乎為左幫助劣勢嘅華仔,亦都實踐番3年前「不忘初衷」及「We’ll be back」嘅承諾,你決定喺啲媒體上撰文或留comment,向大家講解如何在不公義選舉中揀lesser evil、政治如何從來都係妥協嘅藝術、爭取民主如何需要循序漸進、長毛如何不知羞恥地搞局、率先表態參選嘅胡官如何super evil做間諜𠝹票等等。你又感到3年前果股衝勁,不過今次比係為現實而唔係理想而戰,比上次更左一層深思熟慮!

偶爾你會俾啲只批評曾俊華嘅黃絲奶粉及只講理想同政治論理嘅浪漫主義者激親而破口大駡,但你心底明白,佢地只係無知,或仲停留喺2014年嘅感性中不能自拔嘅可憐蟲,而你作為過來人,有責任撥亂反正,引領佢地明白現實政治嘅玩法。

你嘅判斷先後得到公民黨同民主黨嘅肯定,令你更加相信自己係正確嘅。你喺popvote上光明磊落、毫不猶豫㨂左華仔。正當你自覺為香港民主作出左貢獻而躊躇滿志、渾身是勁時,你喺街站義工嘅電話屏幕睇到自己嗰樣,竟然變得又老又皺,表情似足吳康民,而條頸下面隱隱然掛住條三角形嘅黃色領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