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三一八太陽花學運的第三週年。我想,我們都不會去否認三一八學運對台灣政治發展的重要性;但如今我卻寧可台灣沒有發生過三一八。我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三一八造成台灣人在根本的價值觀上很大的崩壞。

一、三一八學運重蹈造神的覆轍

從三十幾人的小抗爭、到當月底成為五十萬人上街頭的大型示威運動,我們不得不說,三一八學運是台灣史上最成功的抗議運動。然而在這中間,我們也看到這場抗議從沒有領導者、到後來有了學運領袖,原來抗議的學生各自行動、到後來有了指揮中心與決策圈。在之後的香港雨傘革命中可以看出,「造神」對抗議運動是多麼危險;「神」雖然可以領導抗議,但是只要「神」的方向錯誤、方法錯誤,或是「神」被政府解決掉了,那麼,抗議運動相當程度就等於直接宣告失敗。

而在台灣,媒體對所謂學運領袖的造神則讓台灣人盲目地相信,那些學運領袖一定有辦法反抗政府、學運領袖的什麼作為一定是他的策略與戰術;也就是說,學運領袖經過媒體的吹捧以後成為了不可質疑的「神」。我在《美好的社會》一文中曾指出,要維護美好的社會,第一個要件就是「汝不可質疑你的神」,即使後來這些學運領袖相繼消失,他們當初的作為仍然是不可被質疑。

這樣瘋狂的造神直接導致了當年底柯文哲順利以黑馬之姿當選台北市長;試問,明年就又是直轄市市長選舉了,我們認為他做得很好嗎?

二、堅持程序正義導致抓小放大

三一八學運的宗旨其實並不是「反黑箱」、而是「反服貿」。然而就連我也不了解:為什麼在學運領袖出現以後,抗議的宗旨就變成主打「反黑箱」了。

在抗議運動的時候,更改抗議主旨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這是人民與政府的談判,我們身為人民理當向政府提出最多的要求,而不是從「反服貿」變成「反黑箱」。如果只是對黑箱感到不滿的話,政府只要以程序公開透明的方式再一次讓服貿生效,這時我們就無法有任何的反對了。

但當時參與抗議的人民好像都沒有這種意識,就跟著學運領袖一起從「反服貿」改成「反黑箱」了;理由如同第一項,這是策略、這是戰術。

堅持程序正義、而無視問題的本質,導致現在的台灣人沒辦法看到事件背後的問題,當然更無法洞察可能存在的更多問題。

三、台獨的聲音遭到稀釋

三一八學運的發生,對台獨到底算不算是一件好事呢?起碼當時的抗議民眾都是肯定的,我也是。然而時至今日,我認為三一八學運弱化了台獨的聲音、甚至動搖了台獨的理念。

在三一八學運剛開始、學生攻佔立法院的時候,曾經有一股鼓吹「乘機尋求台灣獨立」的聲音出現,希望能夠在這股抗議的聲浪推波助瀾之下,讓台獨有所進展。不過,這股聲音並沒有維持太久;取而代之的則是另外幾股聲音,諸如「台獨不切實際」、「某議題才是比台獨更重要的議題」、「憑什麼獨派說的台獨才算台獨」、「要等待中國民主化才對台獨有利」等。

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調被當時所謂的進步青年大力鼓吹,造成自三一八學運以降的年輕人對「台獨」越來越模糊,這個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叫中華民國」、那個也說「不喜歡中華民國的人可以滾出台灣」;過往馬前總統主張「中華民國是我的國家,台灣是我的家園」,現任的蔡總統更聲稱「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等於為台灣定下了一個緊緊與中華民國連結的基礎,對獨派來說這是非常不利的。

而獨派面對這樣的現象成為當今台灣的主流思維,也開始病急亂投醫、為了取得更多曝光率而改變自身對於台獨的價值理念,例如他們也開始造神,當柯文哲在競選台北市長的時候,他們說,柯文哲有辦法平反前總統陳水扁;當蔡英文在競選總統的時候,他們也說,蔡英文有辦法完成轉型正義。結果呢?這就又是如同我前面第一項所描述,台灣人就這樣不斷重蹈造神的覆徹、卻永遠無法從泥沼中脫身。

三一八學運在進入四月的時候由於學運領袖們決議退場而落幕;很弔詭的是,他們的訴求一件也沒有達成,反而是當時的學運領袖獲得了名聲、甚至當時相挺的某些樂團也大紅大紫了。所以某方面來講,三一八學運其實是失敗的;但是沒有人去理會這個事實,也沒有人對三一八學運做出通盤的檢討。這是很有問題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三一八學運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它對台灣的政治發展當然也有比較正面的影響,例如當年年底的九合一大選、國民黨落敗,也例如去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獲得全面執政。這些當然表面上來看對台灣是好是;然而,在這樣亮麗的成績背後,台灣人的理念與價值正在悄悄轉變中。

如果三年前沒有三一八學運的話,台灣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並不知道,但是我絕對不會希望三一八學運所帶來的是這樣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