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瘋狂OT的晚上,你拖著半殘的身軀離開了社會監牢,望一望手上的iPhone 7,發現原來已經深夜12點。

「邊撚係人做㗎呢份工。」聽到旁邊Fresh Grad 的怨言,你心裏表示認同,卻沒有作出回應。你已經對一切感到麻目。

28歲的你躺在床上,心中滿是疑惑。看到書櫃的畢業紀念冊,你突然想起了那個見識少,還未懂賺錢的自己。

中學雞時代,其實你也穿著一樣的白色裇衫加西褲,你也是同一個時間起床,然後被困在一個地方學習和工作。「點解以前想開心好似好容易,而家想開心咁難?」你內心不其然出現了這一句獨白。

「傳波啦!屌你老味。」駡聲未落,你已經上籃成功,終結了這場三打三的比賽。

街場爭霸完畢,幾個同學便開始鬥射三分,輸了就會被人捉去玩Happy Corner 。那時那刻,除了即將來臨的高考和溝唔到女外,人生似乎沒有甚麼煩惱和痛苦。

「快啲講!係咪想溝Jessica? 」細輝和庭佳用力鉗住你的雙腿,並向鐵柱靠攏。

無情撞擊加上一輪喜笑怒駡,為當晩的鬥牛帶來了高潮。

那一年,旁邊的同學拍了你肩頭一下,是想找你傾心事,不是找你買保險追quota。

那一年,你們笑得很燦爛。那一年,你18歲。

中學生涯彈指即過,光陰似箭乜乜乜。Jessica 在翠華吃完鐵板餐後,決定和你分手。 你極力挽留,嘗試解決這場Crisis。

直至你看到一輛鮮黃色的Porsche在外面等她,裏面的主人優雅地走了出來。該名男子面目英俊,鬼鬼哋,有點像Edison。他是Jessica 讀港大的醫科同學。

你知道你徹底地敗陣。「我已經同佢講清楚㗎啦…」聽著Jessica 的絕情宣言,你突然覺得這個八婆ex 變得很陌生。

那一年,你這個Asso仔明白到原來地球真是HKU領先的,而談戀愛這回事,Come on James,你認真便輸了。

金錢和權力能讓你獲得一切,包括愛情。你說對嗎?你開始動搖。那一年,你20歲。

用盡洪荒之力,總算給你入了中大的BBA。這個躊躇滿志的少年發誓要在大學揚名立萬,幹一番大事。

讀書、上莊、住hall、part -time、拍拖,並稱大學五件事。而你才不過year 3,便彷佛甚麼新鮮有趣的事都給你嘗盡過了。

在校內,你是吒叱風雲的辯論學會會長;在校外,你是受眾街坊垂青的金牌私補;
在情場,你是受大一師妹歡迎的好情人。

當然,部分葡萄友喜歡稱呼你為獸父。你很少理這些閒言閒語,繼續在大學努力探險。

大學幾年轉眼即逝,世界在變,你也在變。由從前害怕在女神Xanga留低footprints,到和女友在MSN玩踩地雷小遊戲,然後是WhatsApp 私訊師妹出來看電影,社交媒體日新月異,你的情人也換了一個又一個。

「奇怪卻是每戀一次,震撼總逐漸變得越淺,令人動心只得那次。」聽到E臣的粵語殘片,你想起了你的初戀女友。

不能再全情投入去愛一個人又如何呢?你安慰自己,男人最緊要是事業嘛。然後,你發現因為莊務繁重的關係,你的GPA急瀉得如尼亞加拉大瀑布一樣,想以First Hon 畢業似乎已經無望。

那一年,你變得更加成熟和圓滑,不過仍然帶點天真,你以為這個世界是屬於你的,前邊等著你的是壯闊跑道。

那一年,你以為可以革新社會,實現理想。那年畢業,你23歲。

你懷著豪情壯志,在新公司努力工作,堅信付出一定會有回報的。當然,你很快就被身邊的老屎忽上司和篤灰同事殘忍地擰碎了夢想和熱誠。

「其實呢單嘢不嬲都係你地Event team 跟開,我地真係幫唔到手。」隔離Team 阿姐的說話比粗口更難聽,卻仍然維持住客氣友善的語調,真是令人嘔心。

「有功就狗衝領,有鑊就光速卸。」原來這才是辦公室上位之道。那班大學做慣free rider 的不盡責同事反而在職場上如魚得水,比你升職更快。

然後是奇幻過世界奇妙物語的扮工文化。明明是剛剛完了一個重頭event ,為甚麼還有人自願留低OT呢?看一看屏幕,有些人正在淘寶,而你的上司則在追高登的甜故。老闆沒有明言可以準時離開,大家便急急自我審查,那和擦阿爺鞋的保皇黨有何分別?

而最諷刺的是,雖然你極度厭惡這種風氣,但你卻漸漸被他們同化。不在你工作範圍的事務,你死也不會碰。被上司問候娘親,你竟然沒有發怒。你學會低頭道歉,即使你知道其實你根本沒有做錯。

由green到爆的職場新鮮人到CV多兩版嘢寫的辦公室老鬼,輾轉反側又過了幾年。

這一年,你的Title 不再是Assistant,而是Senior Executive,也轉了幾份工,信用卡顏色不再是弱弱的灰色,不過離上到車還差一大截。

這一年,你為工作奔波勞碌,對著那些偽善的臉孔拼命掙扎。看著鏡子的自己,發現自己面色差得有點像林日曦,每天抑壓自己的情緒,最後成為了那個不懂哭也不想笑的一個漢子。

這一年,你開始反思到底自己為何而活?為甚麼一定要上到車才叫成功?其實你的夢想是做周柏豪,得閒唱下歌和寫文章,然後到布吉和心愛的人結婚,這樣不是很爽嗎?

這一年,你28歲。你仍在渴求成長和尋找方向,卻感到迷失,迷失在這光怪陸離的時代巨輪裏面。

「長大啦你!識你咁耐仲咁幼稚!」被細輝閹了一下的庭佳大聲叫出來。六個人又再度像中學時代一樣扭作一團。

久違了的籃球之夜,好像有一年半沒有見大家了。沒辦法吧,因為大家也在停不低地建立,停不低地計劃,老母的家用還是要畀的,你的港女未婚妻希望自己的丈夫成熟一點。

每人也在談論成長和拼命向前衝。其實成長蛻變比想像中容易,保留初心比想像中困難。大家都像Deadpool 一樣,受著生活的壓迫而變強,但那個真正的自己卻被摧殘得血肉模糊。

除下西裝,關上電腦,你再度控著球在場上奔馳,看著同學們的笑臉,有一剎那間,你又好像找回純真的自己。

記得當天你曾經奮不顧身地去愛,盡全力無私付出,不是為了呃蝦條,而是單純地想讓那個女孩得到幸福。

記得當天你參加集會反國教,你不是收錢做嘢,而是為了公義和保護下一代挺身而出。

記得中學時寫我的志願,你的初衷是做一個作家,因為你相信文章有價,文字可以令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傳波啦!屌你老味。」聽著熟悉的叫駡,沙漏倒轉了。你彷佛又變成了那個18歲零創傷的自己,然後你開心地笑了,就像以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