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浪漫》(Nekromantik)是西德1987的低成本製作電影,導演是Jörg Buttgereit,電影的色調及氣氛近似於美國七十年代《殺人不分左右》類型的B片。影片講述一間負責處理屍體(多數是死於非命)的公司,其中一位負責處理屍體的人(男主角Rob)對屍體情有獨鍾,不管是人類還是畜牲,家中擺放各色各樣器官的標本,他有一位女朋友,與他有相同興趣,然而好景不常,Rob被公司解僱,女友覺得他沒有經濟能力,不能照顧她,因此與Rob分開,Rob感到極度失望,先殺死小貓,最後自己亦以利刀自殺身亡。

影片大部份時間描述了戀屍癖心理,Rob 及其女友酷愛屍體。其實戀屍癖心理早在古埃及時代已有記載,他們在墳墓挖掘屍體,又或者與自己親人屍體一起睡覺、飲食、甚至模仿做愛,他們對屍體有一種癖好,喜歡親吻它們,與它們一起。心理學分析這群人由於在現實社會不善與人溝通,亦通常處於社會底層,遂以屍體發生關係,以求得到自我認同,在完全控制對方(屍體)下尋求安慰和進行性發洩。同時,在物化異化的社會(alienation)下,人變得追求物大於一切,亦有機會出現戀屍癖心理。影片中的Rob如是,其女朋友可以說是更瘋狂,當Rob搬來一具屍體(嚴格來說,它是一幅骨頭),女朋友興奮不已,舔其面龐和眼洞,之後甚至使用木柱,放在骨頭上作為假陽具,模擬做愛,置男朋友於不顧。另外,影片早段Rob替屍體放血,她便浸在盛滿血液的浴缸內,十分滿足,可見她比Rob對屍體甚至是古怪事物更沉迷不已。

血液與精液的巧妙扣連

在電影尾段,Rob因被公司辭退,加上女朋友離開(後者應該比前者對Rob有更大打擊),Rob遂以利刃割腰一幕,筆者認為是最具象徵意義、也最能表現電影名稱《殘酷的浪漫》的,這種自殺行為極其殘酷(Rob在未插刀前,面容扭曲、大汗淋漓,害怕、絕望與決心共冶一爐;插刀後,血如泉湧,大量噴出(近似於近年日本電影對血的處理手法,而非黑澤明式濺出),直至失血而死),整個過程表現出對身體的殘酷;與此同時,卻是浪漫不已,在背景音樂的襯托下,帶出冷峻且古怪的感覺,整個構圖是如此與電影名稱互相呼應──世上素有大眾一點的浪漫(如甜絲絲的浪漫、犧牲的浪漫),也有偏鋒一點的浪漫(如苦澀的浪漫、憂鬱的浪漫),如果我們認為前面一種可以歸納為Soft一點的浪漫,那世上還有一種為Hardcore的浪漫(如殘酷的浪漫)。十分值得一提的是,也是筆者在Rob自殺過程中感到既不惑、不安又覺得總是意味深長及震撼的是刺腹血噴之時,陽具射出大量精液(當然精液射出之多和遠不大合邏輯),初看兩個場面同一時間發生的確表現得十分突兀,因為通常我們總會覺得Rob因刺腹之痛,產生排泄反應,頂多只會是大小便,那為什麼會是精液呢?電影無可否認是一齣Cult片,導演將自殺之痛,或者可以理解為自殺之快感(血液)與性之快感(精液)巧妙地扣連一起,將兩種快感(血與精液)放在一起,貌似於大島渚(Nagisa Oshima)的《感官世界》尾段一幕,做愛快感(到達性高潮)產生暴力:阿部定勒死對方;也可以類似於《玉蒲團3D》做愛做死人(其實都未必是好跨張,所以筆者認為此片雖爛卻不失可供討論的場面)。性與死亡的奇異關係,弗洛伊德(Freud)認為性高潮產生的快感強度使人有死亡的感覺(死亡驅力),巴塔耶(Bataille)就認為性高潮過後帶來只有耗盡與死亡。因此,血液噴出同時精液射出,在生理學上可能較少發生,但在文化哲學層面上卻是有其關聯,而導演在處理這一幕不但表現出其驚世駭俗、偏鋒的看法,而且藉由音樂進一步加強氛圍,恰如其分地命名其電影主題──《殘酷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