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現在的選戰好像只剩下曾俊華及林鄭月娥兩位。在此,新聞的Agenda Setting(不論是傳統媒體,例如電視報紙,君不見蘋果日報批評胡國興是鬼、是用來鎅票嗎?甚至我們認為現今比較可信的網媒)的影響力可見一班。它試圖透過潛移物化及放大報導來主導了我們對新聞事件的反應及看法。

確實我有些嬲嬲豬,與曾俊華譏諷林鄭月娥的嬲嬲豬多得上到鼻子一樣(誠然我覺得一點也不好笑,更談不上什麼幽默)。因為昨晚我趕回家看特首選舉論壇(胡國興在商台節目說得對,關乎香港人前途的特首論壇同場質詢只得兩場,是很奇怪又可笑),論壇並非之前的座談會,是一個平台供參選人比拼反應、急才、淡定、熟書程度等等,所以當我今天看有關昨晚選戰的評論時,統統忽略了胡國興的表現,大概只略略提到他在後段彷彿精神不足和質問其餘二人有關橫洲事件。然而葉劉淑儀卻會認為曾俊華的表現較高分,簡直是荒謬!在此我舉出三個例子以述之:

一、觀眾問曾俊華:「五年後你預見香港人與香港人的關係、香港人與大陸人的關係、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會是如何?」他竟答上了只要香港人和諧,減少紛爭,那末與內地人及中央政府的關係將可迎刃而解,這完全是倒果為因,他應該想想中央政府對香港近年來做了什麼才引起如此矛盾(現在迫在眉睫的議題就是高鐵一地兩檢),他好像將責任一下子推到香港人身上。

二、他說議會產生衝突、拉布,緣於政府每次數夠票便通過議案,故此應該多溝通,不過,他明顯避開了核心的解決方法──取消功能組別、分組點票、立法會70席全部直選。

三、當了接近十年財政司司長,在經濟環節辯論乏善可陳,提供不到任何數據及例子,更被林鄭月娥質疑其累退稅政策的成效及落後,他又解釋不到,對財經政策又不熟書,猶如輕裝上陣,沒有絲毫準備。

想必相信不少市民對昨晚曾俊華「串」的回應十分受落,例如「咁你講晒囉、我冇叫你出聲、好彩我上司唔係政務司司長」等等,可是有質素的辯論不是單靠這些便可以得分,這毋寧是賣弄一點小聰明,不值一哂。在胡國興質問二人有關橫洲摸底事件時,二人閃爍其詞,顧左右而言他,林鄭月娥說曾俊華三次也沒有去開會,曾俊華並沒有否認,那觀眾只能夠相信林鄭月娥的說法吧。曾俊華整場論壇「我具備親和力、會同社會各界多溝通、對不同意見包容」經常掛在口邊,卻沒有闡述問題癥結並予以解決,那倒不如我選一位香港親善小姐也可以吧。

綜合以上所述,曾俊華是三人之中表現最差,熟書程度及演講能力不及林鄭,論真誠及敢言又比不上胡國興,我時常懷疑究竟有多少當年有份上街佔領,口口聲聲說莫忘初衷,又群唱海闊天堂、抗戰二十年的人會支持曾俊華,即「薯粉」,有,如果真的是,如果真的有許多的話,我只能用港豬特徵之虛偽及健忘來為他們開脫。